中国“好声音”重塑全球信用评级

时间:2015-06-30 文章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责任编辑:张陆煜 打印

 


最近希腊再度成为世界焦点:希腊最终是退出欧元区,还是接受国际债权人的附加紧缩条件,成了令人瞩目的焦点。


 6月29日在北京举办的首届世界信用评级大会上,来自南美的苏里南央行行长胡弗德拉德很是感慨:“我总是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有一些国家、一些机构,它们失败了那么多次还是可以获得融资?比方说像欧洲很多国家,包括希腊在内,为什么还能获得融资?”


 希腊为什么可以一再地被债权人宽限还款期限?显然是个政治问题。希腊若是退出欧元区,对于整个欧盟,影响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这几年,时不时就冒一下头的希腊危机,似乎无时无刻不再提醒世界,肇始于2008年的金融危机依然没有过去,而那场危机的起因,也依然存在,隐隐地威胁着世界经济的安全。在世界信用评级集团董事长关建中看来,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其实是信用危机,而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正是引发信用危机的关键。


债权国主动发起信用对话


 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全球以国际债务形式存在的流动性资金为60.3万亿美元(1美元约合6.12元人民币),这类信用资本的90%以上流入了西方发达经济体,通过增加信用消费能力为这些经济体注入增长动力的同时,也加剧了债务积累。在这个链条中,评级扮演着构建信用关系的媒介,对信用资本流向起着主导作用。


 比如,2007年时,西方评级思想导致全球信用级别的两极分化,一极为欧美等西方发达经济体的高信用级别集群,另一极为发展中国家的低信用级别集群。发达国家主权信用AAA为20个,AA为13个,A为9个,BBB以下均为0;发展中国家主权信用AAA和AA均为0,A为13个,BBB为19个,BB为22个,B为39个,CCC-C为4个,发达国家主权信用全部集中在A区,发展中国家主权信用绝大部分落在了B区。因为评级市场被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评级机构所垄断,占据着世界96%的市场份额,其评级结果可以说对资金流向发达国家起到了主导作用。


 这个评级结果足够真实客观吗?——2009年,高信用级别集群的大部分国家发生了主权债务危机,低信用级别集群的国家却没有一个出现主权债务危机。


 “2008年的危机揭示了现有评级体系的不足。它揭示了现有评级体系依据的经常是谎言、半真半假的陈述或者狂热的想法,它不但不能预防危机,反而加速了危机的发生。”世界信用评级集团国际顾问理事会主席、法国前总理德维尔潘认为,导致全球信用资源失衡的机制如今依旧在发挥作用,因此,造成危机的根源仍未消除。


 而6月29日在北京举办的首届世界信用评级大会,被德维尔潘看作是中国作为世界债权国主动带头发起了一项对话机制。


 “之所以主动发起对话,是因为世界经济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威胁。第一大威胁,自2008年以来对于债务的依赖丝毫没有减少,公共债务不断攀升。”


 关建中给出的数据显示,2014年统计数字显示,世界排名前十五位的最大债务国都是西方发达国家,它们用占全球债务总量的81%来支撑本国的高消费,但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却不足30%。而缺少国际信用资源支持的发展中国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则达到70%,成为支撑世界经济持续发展的主体。


 显然,导致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全球信用资源的不平衡依然存在,西方评级机构依然对信用资本流向起着主导作用。


“西方评级思想本身就是错的”


 评级机构是金融市场的基础设施,需要一个公正的、专业的信息披露,能够使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获得资本市场或者其他领域的专业知识。长期以来,三大评级机构垄断市场,用评级结果构建了全球信用体系。


 “信用构成全球经济的基石,信用对市场经济中的资本积累至关重要。没有信用,投资、就业和经济发展就无从谈起。”德维尔潘认为,在推动经济增长中,信用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目前,信用体系仍然由西方模式和规则主导,主要投资资源也由西方掌管。只不过,这个信用体系已经变得不那么让人相信了。


 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表示,其实早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国际评级机构的名誉已经受损。当时,在极短的时间内穆迪公司连续调低韩国评级11个档次。


 “这种仓促的调低一个国家的信用评级本身证明了什么?证明了它此前判断的失误,所以无论是亚洲金融危机的结果还是世界金融危机的结果都使得国际金融评级机构的信誉受到了严重的损害,也就是国际金融评级机构赖以生存的公信力受到了严重的损害。”朱光耀说。


 因此,最近几年,建立新的评级体系的呼声不断。


 关建中认为,西方评级机构之所以出现种种错误,不能满足世界发展的需要,核心问题之一在于其评级思想本身就是错的。


 西方评级思想认为,制度因素将影响一个国家经济增长、财政收入和国际收支状况,还影响一个国家进入国际资本市场融资的难易程度,进而影响其债务收入。这种思想认为,一国的制度框架对债务人信用具有决定意义,民主分权的政治体制和经济制度有利于经济发展,中央集权体制及其经济制度限制了市场的发展。也因此,2011年,西方评级机构将中国主权级别调升为AA-,这时中国已跃升为美国的最大债权国,而对因无力偿债不得不数次突破债务上限的美国,仍维持AAA信用级别。


亚洲信用体系建设将正式落地


 除了出现重大失误影响其公信力外,随着经济格局的改变,旧有的评级体系已经不能反映世界格局的变化,进而将资金引导到真正需要的国家和地区去。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介绍,要让发展中国家从贫困中摆脱出来,必须释放私营资本的活力。但是,评级机构在引导资金流向贫困地区并未起到应有的作用。比如,非洲有很多的发展机会。“但是如果我们听一下很多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的分析的话,会发现,它们的分析很粗糙,我们需要一个更加细腻的分析。”陆克文说,需要更好的信用评级机构,更好地分析风险和机会,进而更好地减少风险。


 而像苏里南这样需要外来投资发展经济的国家,在现有评级体系下,也很难获得投资。


 “如何建立新的评级系统?如何来反映世界经济新的变化?我们需要有独立的评级机构来制定新的规则,使得我们新兴市场能够从中受益并且建立新的全球评级框架。”29日的论坛上,胡弗德拉德说。


 而随着6月29日亚投行协定正式签署,对亚洲信用体系的需求也更为迫切。亚洲信用评级体系的建立,是亚投行能够健康运转的重要保障。


 近日,发改委信用专委会秘书长宋光潮透露,亚洲信用体系建设研究中心已交由相关部委审计,预计将很快通过审批。这意味着首家担起亚洲信用体系建设重任的专业机构即将问世,亚洲信用体系建设正式落地。


 而此前的5月,中国与俄罗斯已达成协议,携手创建一家联合信用评级机构,该机构将首先评估中俄合资项目,在声望逐渐提高后进军国际舞台。此外,由中美俄三家信用评级公司联合成立的世界信用评级集团也将在亚洲信用体系建设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未来的世界经济并不仅仅要用英语书写,所以在信用评级体系中,也不能够假设只有英语拟定的规则,才会是全世界的准则。”陆克文说。


 最近希腊再度成为世界焦点:希腊最终是退出欧元区,还是接受国际债权人的附加紧缩条件,成了令人瞩目的焦点。


 6月29日在北京举办的首届世界信用评级大会上,来自南美的苏里南央行行长胡弗德拉德很是感慨:“我总是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有一些国家、一些机构,它们失败了那么多次还是可以获得融资?比方说像欧洲很多国家,包括希腊在内,为什么还能获得融资?”


 希腊为什么可以一再地被债权人宽限还款期限?显然是个政治问题。希腊若是退出欧元区,对于整个欧盟,影响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这几年,时不时就冒一下头的希腊危机,似乎无时无刻不再提醒世界,肇始于2008年的金融危机依然没有过去,而那场危机的起因,也依然存在,隐隐地威胁着世界经济的安全。在世界信用评级集团董事长关建中看来,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其实是信用危机,而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正是引发信用危机的关键。


债权国主动发起信用对话


 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全球以国际债务形式存在的流动性资金为60.3万亿美元(1美元约合6.12元人民币),这类信用资本的90%以上流入了西方发达经济体,通过增加信用消费能力为这些经济体注入增长动力的同时,也加剧了债务积累。在这个链条中,评级扮演着构建信用关系的媒介,对信用资本流向起着主导作用。


 比如,2007年时,西方评级思想导致全球信用级别的两极分化,一极为欧美等西方发达经济体的高信用级别集群,另一极为发展中国家的低信用级别集群。发达国家主权信用AAA为20个,AA为13个,A为9个,BBB以下均为0;发展中国家主权信用AAA和AA均为0,A为13个,BBB为19个,BB为22个,B为39个,CCC-C为4个,发达国家主权信用全部集中在A区,发展中国家主权信用绝大部分落在了B区。因为评级市场被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评级机构所垄断,占据着世界96%的市场份额,其评级结果可以说对资金流向发达国家起到了主导作用。


 这个评级结果足够真实客观吗?——2009年,高信用级别集群的大部分国家发生了主权债务危机,低信用级别集群的国家却没有一个出现主权债务危机。


 “2008年的危机揭示了现有评级体系的不足。它揭示了现有评级体系依据的经常是谎言、半真半假的陈述或者狂热的想法,它不但不能预防危机,反而加速了危机的发生。”世界信用评级集团国际顾问理事会主席、法国前总理德维尔潘认为,导致全球信用资源失衡的机制如今依旧在发挥作用,因此,造成危机的根源仍未消除。


 而6月29日在北京举办的首届世界信用评级大会,被德维尔潘看作是中国作为世界债权国主动带头发起了一项对话机制。


 “之所以主动发起对话,是因为世界经济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威胁。第一大威胁,自2008年以来对于债务的依赖丝毫没有减少,公共债务不断攀升。”


 关建中给出的数据显示,2014年统计数字显示,世界排名前十五位的最大债务国都是西方发达国家,它们用占全球债务总量的81%来支撑本国的高消费,但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却不足30%。而缺少国际信用资源支持的发展中国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则达到70%,成为支撑世界经济持续发展的主体。


 显然,导致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全球信用资源的不平衡依然存在,西方评级机构依然对信用资本流向起着主导作用。


“西方评级思想本身就是错的”


 评级机构是金融市场的基础设施,需要一个公正的、专业的信息披露,能够使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获得资本市场或者其他领域的专业知识。长期以来,三大评级机构垄断市场,用评级结果构建了全球信用体系。


 “信用构成全球经济的基石,信用对市场经济中的资本积累至关重要。没有信用,投资、就业和经济发展就无从谈起。”德维尔潘认为,在推动经济增长中,信用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目前,信用体系仍然由西方模式和规则主导,主要投资资源也由西方掌管。只不过,这个信用体系已经变得不那么让人相信了。


 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表示,其实早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国际评级机构的名誉已经受损。当时,在极短的时间内穆迪公司连续调低韩国评级11个档次。


 “这种仓促的调低一个国家的信用评级本身证明了什么?证明了它此前判断的失误,所以无论是亚洲金融危机的结果还是世界金融危机的结果都使得国际金融评级机构的信誉受到了严重的损害,也就是国际金融评级机构赖以生存的公信力受到了严重的损害。”朱光耀说。


 因此,最近几年,建立新的评级体系的呼声不断。


 关建中认为,西方评级机构之所以出现种种错误,不能满足世界发展的需要,核心问题之一在于其评级思想本身就是错的。


 西方评级思想认为,制度因素将影响一个国家经济增长、财政收入和国际收支状况,还影响一个国家进入国际资本市场融资的难易程度,进而影响其债务收入。这种思想认为,一国的制度框架对债务人信用具有决定意义,民主分权的政治体制和经济制度有利于经济发展,中央集权体制及其经济制度限制了市场的发展。也因此,2011年,西方评级机构将中国主权级别调升为AA-,这时中国已跃升为美国的最大债权国,而对因无力偿债不得不数次突破债务上限的美国,仍维持AAA信用级别。


亚洲信用体系建设将正式落地


 除了出现重大失误影响其公信力外,随着经济格局的改变,旧有的评级体系已经不能反映世界格局的变化,进而将资金引导到真正需要的国家和地区去。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介绍,要让发展中国家从贫困中摆脱出来,必须释放私营资本的活力。但是,评级机构在引导资金流向贫困地区并未起到应有的作用。比如,非洲有很多的发展机会。“但是如果我们听一下很多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的分析的话,会发现,它们的分析很粗糙,我们需要一个更加细腻的分析。”陆克文说,需要更好的信用评级机构,更好地分析风险和机会,进而更好地减少风险。


 而像苏里南这样需要外来投资发展经济的国家,在现有评级体系下,也很难获得投资。


 “如何建立新的评级系统?如何来反映世界经济新的变化?我们需要有独立的评级机构来制定新的规则,使得我们新兴市场能够从中受益并且建立新的全球评级框架。”29日的论坛上,胡弗德拉德说。


 而随着6月29日亚投行协定正式签署,对亚洲信用体系的需求也更为迫切。亚洲信用评级体系的建立,是亚投行能够健康运转的重要保障。


 近日,发改委信用专委会秘书长宋光潮透露,亚洲信用体系建设研究中心已交由相关部委审计,预计将很快通过审批。这意味着首家担起亚洲信用体系建设重任的专业机构即将问世,亚洲信用体系建设正式落地。


 而此前的5月,中国与俄罗斯已达成协议,携手创建一家联合信用评级机构,该机构将首先评估中俄合资项目,在声望逐渐提高后进军国际舞台。此外,由中美俄三家信用评级公司联合成立的世界信用评级集团也将在亚洲信用体系建设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未来的世界经济并不仅仅要用英语书写,所以在信用评级体系中,也不能够假设只有英语拟定的规则,才会是全世界的准则。”陆克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