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建中:开创人类管理世界评级事业的新局面

时间:2015-06-30 文章来源:dagong 责任编辑: 打印

世评集团董事长、大公集团董事长 关建中


 世界信用评级论坛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在全球范围内组织的以信用评级为主题的研讨,国际社会对此给予高度关注与期待。之所以举办这样大规模的评级论坛,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人类社会并没有系统、科学地总结西方错误评级导致信用危机的教训,已被危机证明的错误评级依然在主导着国际资本流向,因此导致有增无减的信用泡沫极有可能再次引发全球性信用危机;


 二是诟病西方错误评级的世界一致声音还没有转化为改革国际评级体系的共识和行动,用构建新型国际评级体系完善全球评级治理机制亟待形成世界共识;


 三是如何在全球基础设施建设和“一带一路”这一世界经济增长新动力的战略布局中阻止错误评级的影响,人类社会尚未做好准备。


 从根本上说,是认识的局限性限制了人类社会驾驭信用评级的主动性,要让信用评级这一信用经济社会最强大的信用资源分配工具造福人类社会,就必须率先认识信用评级的基本规律,实现人类评级思维方式的历史性变革。这就是举办世界信用评级论坛的目的。


 为取得积极的论坛成果,我想借此机会将自己多年研究所形成的思想观点与大家分享,希望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一、信用评级以其所具有的分配信用资源的功能建立起与世界经济的关系,对世界经济产生着日益重大的影响


 信用评级决定着信用资源的分配格局,信用资源占有的效益决定着世界经济发展状况,信用关系形成的消费能力,已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发展的主要驱动力,这标志着人类已进入信用经济社会发展阶段。此时,形成了这一社会发展阶段的两对矛盾,即生产与信用,信用与评级,前者的本质要求是不断通过信用扩张满足生产的需要,是信用经济的顺周期力量,后者的本质要求是阻止超过偿债能力的信用扩张,是信用经济的逆周期力量。这一重大理论发现为我们找到了信用评级在世界经济中的历史方位,增添了人类改革国际评级体系的理论勇气。


 二、两个评级体系并存、包容、互补、制衡是重构国际评级体系的模式选择


 现存国际评级体系已被全球信用危机证明不能承担世界评级责任,但明知这种评级不合理,还不得不让它运行,我们没有理由设想采用休克疗法,突然有一天完全停止其活动。因认识上的局限性,更由于制度环境、立场和利益、理论和方法的深层次缺陷,我们同样没有理由寄希望于通过内外部改革使现存国际评级体系变得公正起来。人类社会应当对此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丢掉幻想,确立重构国际评级体系的奋斗目标。在保持现存国际评级体系运行状态下,构建一个代表人类社会共同利益,承担世界评级责任的新型国际评级体系,符合信用经济社会发展规律和人类社会的长远利益,因此形成的两个评级体系并存、包容、互补、制衡,是重构国际评级体系的模式选择。


 三、国际评级监管体系应该在监管理念、监管制度、监管组织、监管标准方面体现信用评级规律的本质要求


 监管体系是新型国际评级体系的顶层设计,变革评级监管思维方式,创新评级监管理念,形成科学的评级监管认识体系是完成这一使命的前提。构建国际评级监管体系应当遵循以下思想原则:首先,鼓励评级技术竞争,禁止信用级别竞争。推动评级技术进步应该成为评级监管的核心理念。其次,评级标准制定能力是根本评价标准。是否拥有独创的正确评级思想理论体系及其标准制定能力应该作为评级监管的核心标准。第三,国际与国内监管的一致性。构建一个统一的国际评级监管组织和一致的监管标准应该作为填补国际评级监管空白的设计思想。


 四、评级思想理论创新是推动人类评级事业进步的阶梯


 评级是依赖一种思想方法去认识客观信用风险的,评级思想建立的基础是体现客观信用风险形成因素内在联系的评级理论,评级理论是对信用风险形成规律的认识和把握能力的呈现,它是履行评级责任之本。评级思想理论创新的本质是研究信用风险形成规律,在此基础上构建评级方法,这是人类评级事业进步必须攀越的山峰,只要我们认准了方向,设计好创新的组织模式,集合国际智慧资源,共同努力,就一定能够开创出人类评级思想理论的新天地。


 世评集团的定位及发展目标和提出的新理念体现了当代信用全球化、资本全球化、经济全球化、评级全球化的时代要求,代表了人类评级事业前行的方向,是人类评级事业的创新组织模式,它承载着人类对公正评级的期待。在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已构建起比较系统的改革国际评级体系理论,规划出新型国际评级体系的模式,提出了实现这一模式的路线图,搭建起了实现这一使命的利益共享运作平台,人类社会已具有迈向管理世界评级事务新阶段的巨大优势。现在需要的是,进一步深化对信用评级规律的认识,从信用评级与世界经济的内在联系中构建起对评级规律的完整认识体系,确立改革国际评级体系就是在推动世界经济复苏和可持续发展的新思维,凝聚更广泛共识,形成改革的新动力。


 我们应当清醒地认识到当今世界经济发展对改革国际评级体系要求的紧迫性,通过思维方式的变革去迎接这一时代挑战,人类社会有这样的智慧和能力开创管理世界评级事务的新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