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信用评级论坛阶段性舆情监测报告

时间:2015-06-30 文章来源:dagong 责任编辑: 打印

 6月29日至30日,世界信用评级集团、新华社新华网、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在京举办世界范围内首届“世界信用评级论坛”,与各国政要、专家学者和业内同仁共同探讨建立新型国际评级体系的相关话题,引发媒体高度关注。截止到72日上午,新华网、人民网、中国日报中文网、金融时报、经济晚报、北京商报、证券日报、中国社会科学报、中国经济网、搜狐、网易等五十余家境内外主流媒体对大会进行了广泛报道,引发凤凰网、和讯网、新浪网等一百余家网络媒体纷纷转载。


 一、核心要点提示:


 1.构建国际评级体系需要世界共识;


 2.打破西方评级垄断,中国评级机构开始发声;


 3. 认识信用评级的基本规律,实现人类评级思维方式的历史性变革;


 4.“双评级”理念是全球化的新观点;


 5.国际评级制度应代表共同利益;


 6.国际信用评级改革需解决十大问题;


 7.现行信用评级体系亟待改革;


 8. 大公与苏里南展开合作 中国评级影响拉美市场。


 二、世界信用评级论坛召开,受到多家媒体的广泛关注,新华网、环球网等重要媒体第一时间做出了报道。世界信用评级新体系建立的必要性被广泛宣传。2008年全球信用危机带来的影响、现行评级机构体系的不合理,以及建立新型世界信用评级体系等话题受到舆论的高度关注。相关新闻由新华网英文、法文、俄文、阿拉伯文、西班牙文等多种语言进行了全面报道,中英文专题页同步传播。


 新华网630日刊发了对大公集团董事长关建中的专访,发布了题为《关建中:构建新型国际评级体系需要形成世界共识》的报道。


 报道援引大公董事长关建中的观点称,国际社会诟病西方错误评级的声音还没有转化为改革国际评级体系的共识和行动,在全球基础设施建设和“一带一路”这一世界经济增长新动力的战略布局中如何阻止错误评级的影响,各国目前尚未做好准备。因此,构建新型国际评级体系,完善全球评级治理机制亟待形成世界共识。西方信用评级意识形态化,丧失了预警作用,因此,大公推动“双评级体系”制度需要整个人类社会“评级”意识觉醒,将亚洲问题放到全球解决,评级全球化是大势所趋。


 报道最后指出,由于经济全球化,信用全球化以及资本流动的全球需要,评级全球化是大势所趋。评级风险的外溢和传播不是靠一个国家和一个地区的评级话语权就能解决的,亚洲的问题要放在全球去统一思考和解决。因此,构建新型国际评级体系,完善全球评级治理机制亟待形成世界共识。


 6月30日,新华网又以“世界信用评级新体系有待建立”为题进行了报道。报道援引关建中董事长的观点,在保持现存国际评级体系运行状态下,构建一个代表人类社会共同利益、承担世界评级责任的新型国际评级体系,符合信用经济社会发展规律和人类社会的长远利益。需要说明的是,新型国际评级体系的构建是一种评级制度设计,政府是这一责任的担当者,而绝无可能通过市场竞争实现。


 另外,新华网对世界信用评级大会现场做了图文报道。报道中以大量篇幅配以会议现场图片,对会议内容做了详述。其专题页面中,对现场重要的发言嘉宾做了单独的报道。此报道一经发布,即引发凤凰网、新浪网等多家媒体的转载。


 主流媒体纷纷报道,一方面显示了社会对世评论坛的高度重视,改革国际评级体系已成为关注焦点,另一方面也对论坛本身做了广泛宣传,使其观点和理念深入人心。


 三、中国财经类媒体如经济参考网、中国经济网、经济晚报等也对大会作了报道。体现了专业类财经媒体对世评论坛在中国经济的发展中扮演的角色和作用的给与阐释。报道不但简述了会议内容,还对评级未来的发展做出了展望。


 经济参考网630日发布了题为“世界信用评级大会呼吁改革现行评级体系”的报道,报道指出,此次大会就重构全球信用评级格局展开了深入研讨,呼吁推动国际信用评级体系改革进程。与会代表认为,西方三大评级机构的先天不足使得现有的信用评级体系缺乏独立性与公正性,如何打破西方评级的垄断性,构建符合评级发展规律的评级监管概念和制度,关系着未来全球经济走向。中国作为债权大国和资本输出大国,有责任促进信用评级的改革。中国日报中文网、环球网等媒体均以“世界信用评级新体系有待建立”为题对世评大会召开展开报道。


 《中国经济导报》针对此次论坛发布了题为《世界信用评级论坛:改革国际评级体系》的报道,对世评集团的责任、改革现行评级体系成为当代国际社会最具共识的主流思潮等观点进行了深入阐释;《金融时报》也发布了《首届世界信用评级论坛更新世界信用评级体系达共识》的报道。


 另外,630日,经济晚报专访世界信用评级集团、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董事长关建中,并发表了相关报道。专访开篇指出,世界信用评级论坛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在全球范围内组织的以信用评级为主题的研讨,国际社会对此给予高度关注与期待。报道援引大公董事长关建中的观点称,从根本上说,是认识的局限性限制了人类社会驾驭信用评级的主动性,使人们在这样一个攸关人类安全发展根本利益的问题面前,迷茫、麻木、犹豫不决。因此,要让信用评级这一信用经济社会最强大的信用资源分配工具造福人类社会,就必须率先认识信用评级的基本规律,实现人类评级思维方式的历史性变革。这就是举办世界信用评级论坛的目的。


 报道对新旧评级体系将并存、包容、互补、制衡,现存国际评级监管体系存在的问题,世评集团承载的使命等进行了重点论述,并在报道最后附有关建中语录,引发媒体高度关注。


 三、新华网对关建中董事长及论坛上重要嘉宾的演讲做了全文报道,并对建立全新信用评级体系、完善全球评级治理观念、行了深入的阐述。


 在世界信用评级论坛召开的同时,新华网对此次论坛进行了直播,并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对大公集团董事长关建中的发言《完善全球评级治理机制需形成世界共识》做了全文刊发;对现场重要发言嘉宾德维尔潘、阿齐兹、伊万诺夫等演讲内容做了实时同步更新,引发高度关注。


 “本次世界信用评级论坛是全球经济共同体对经济发展的共同需求,更新世界信用评级体系也是适应国际经济新格局发展的必然趋势,在世界经济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道出了论坛真谛,世评论坛主导者的独特地位、其历史责任得到了广泛的认可。


 此外,中国青年网630日以《世界信用评级论坛:人类评级历史的新起点》为题发布了报道。报道指出,世界信用评级论坛是人类历史上首次以改革国际评级体系为主题的国际信用评级盛会,既是对人类百年评级实践成果的总结,更是开辟人类评级历史的新起点。与会嘉宾围绕信用评级与世界经济发展的关系、新型国际评级制度体系的模式选择、如何构建符合信用评级发展规律的评级监管理念和制度、评级思想理论体系对履行评级责任的重要性等四个维度进行探讨,解构信用评级发展规律,使人类社会对评级的认识达到一个新的历史高度,以此为起点,开创人类共同管理世界评级事务的新局面。


 报道援引专家观点称,危机后,国际社会并没有认真系统地总结西方错误评级的教训,没有找到其错误的根源,更没有改变这种评级错误对世界经济的持续影响作用,西方评级错配信用资源导致世界经济面临长期风险的现实增加了改革国际评级体系的紧迫性。突破认识的局限性,实现评级思维的历史性转折是纠正西方错误评级的前提,此次论坛无疑承担了这一历史使命。


 四、中国网财经专访《大公国际关建中:国际信用评级制度应代表共同利益》为主题进行报道,进而凸显了世评论坛将在培养评级行业未来发展道路方面做出的特殊贡献。


 中国网财经对大公集团董事长关建中进行了专访,发布了相关报道。报道援引关建中的观点称:建立一个严格禁止级别竞争、鼓励评级技术竞争的制度体系才能推动评级行业的发展。评级制度首先要代表人类社会的共同利益,而不是某个国家和集团的利益;其次,它应该用新型的国际标准来衡量不同国家、不同债务人的风险,满足资本全球流动的需要。他指出,若不进行一场信用评级体系革命,建立起适应各国经济发展的国家信用评级体系,世界就很难摆脱金融危机的威胁。


 另外,报道对“双评级”制度体系的重要性进行了论述;报道最后表示,若不进行一场信用评级体系革命,建立起适应各国经济发展的国家信用评级体系,世界就很难摆脱金融危机的威胁。在他看来,让非主权评级机构与主权国际评级机构并存发展并进行评级风险制衡,建立一个“双评级体系”制度是改革国际评级体系的一剂良方。“一个制度体系去挑战另一个制度体系,或者形成两个制度体系的包容、互补、制衡关系,不是通过竞争产生的,而是通过制度设计产生的,所以我们说世评集团推出的双评级制度体系模式是解决国际评级问题的一种模式选择。”


 中国网财经专访刊发后,引起很大反响,新华网、新民网、中国网、中国经济时报、网易财经、搜狐网等20多家媒体网站纷纷转载。其他媒体网站也多从这一主题进行了报道。


 五、媒体关注世界信用评级论坛嘉宾观点


 新华网发布陆克文专访。陆克文表示,国际评级改革需解决的十大问题:一是信用评级是为谁而做;二是信用评级机构是不是解决了利益冲突的问题;三是未来信用评级的功能是不是还仅限于私有公司;四是如果还是让私有企业来做的话,谁来监管,监管标准是什么;五是监管是国家责任还是国际责任;六是是否继续使用或者保留传统的评级机构文化;七是有没有一个普遍接受的方法论来用于风险计量;八是世评集团的双评级体制是不是适用于未来的发展;九是G20国家重新审视当今世界信用评级体系,他们是不是在危机中吸取了教训,未来将如何改革。十是目前的国际评级体系能否应对当前复杂的国际关系。


 报道中提出,陆克文对全球经济状况表示担忧,基金和银行等负面信息屡见报端。希腊危机如果不能妥善解决,欧洲货币联盟或者欧盟本身将面临危机。


 同时,新华社国际频道报道了俄罗斯前外长伊万诺夫专访:现行信用评级体系亟需深刻变革。伊万诺夫在采访中表示:世界信用评级集团意识到了问题的存在,并提出了一个非常好的观点,即世界需要建立一套全新的信用评级思想、理论以及方法体系,并就此提出了一系列具体建议,这是成功推行变革的第一步。


 世界信用评级集团国际顾问理事会主席、法国前总理德维尔潘在记者见面会中表示:世评集团的主要任务是改革和完善国际信用评级体系,构建一个更透明的、更规范有效的新型世界信用评级体系。而习近平主席2013年在哈萨克斯坦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构想,为整个欧亚地区建立一个新型信用评级体系提供了一个实验机会。世评集团希望能够盘活被西方信用评级机构“忽略”的伊斯兰经济,将他们的资金引导到生产领域和基础设施建设中,以造福当地百姓。当今面临的最主要挑战是如何发展,这些地区面临着多种冲突和恐怖风险,但是经济增长蕴藏着巨大的潜力,这也将促进地区稳定。


 除此之外,阿拉伯银行家协会首席执行官卡纳安在采访中表示,现行评级体系最失败的地方是其没有依托历史文化背景去做评估,仅仅根据市场的需求做出自然的反应。这是其难以预计全球性金融危机的重要原因,全球经济也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其次,主权国家信誉评级是这个体系另一个失败之处。当一家信用评级机构对一主权国家进行评级后,投资商根据其评级报告进行投资,但结果发现该国并不适合投资。这不仅造成了资源的浪费,也造成了潜在的危机。例如希腊危机,就是一个很好的佐证。


 七、630日下午,世界信用评级论坛召开期间,新兴国际评级机构大公集团与苏里南央行在北京正式签署合作备忘录,标志着双方在信用评级领域的战略合作正式展开,可谓是此次论坛的又一大成果。中国日报网、中国新闻网、参考消息等多家媒体对此进行了相关报道。


 7月1日,中国日报网发布题为《大公与苏里南展开合作 中国评级影响拉美市场》的报道,报道开篇指出,630下午,新兴国际评级机构大公集团与苏里南央行在北京正式签署合作备忘录,标志着双方在信用评级领域的战略合作正式展开。去年7月,大公将苏里南本、外币主权信用等级均评定为BB+,评级展望为稳定。这是拉美国家首次委托中国评级机构进行主权评级。随着中国评级机构影响力日渐提升及中国评级话语权的增强,国际社会已开始将目光关注中国。大公提出的有别于西方违约率的偿债来源与财富创造能力偏离度的思想开始被国际社会广泛认可。


 报道中大公董事长关建中表示,2008年信用危机再度让国际社会认识了西方错误评级思想的本质后,人们对改革国际评级体系的呼声渐涨。大公推出的偿债来源与财富创造能力偏离度思想开始被国际社会认可和接受,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开始将目光投向大公。随着中拉合作关系的不断发展,包括苏里南在内的拉美国家主动与大公合作,希望大公的责任担当和评级思想能真正发挥评级揭示风险的作用,为拉美国家经济安全发展提供帮助。


 此外,中国新闻网71日发布了题为《中国评级机构与苏里南开展信用评级战略合作 》的报道,报道援引大公观点表示,随着中国评级机构影响力日渐提升及中国评级话语权的增强,国际社会的目光开始关注中国。大公提出有别于西方违约率的偿债来源与财富创造能力偏离度的评级思想,开始在国际社会获得认可。同时,苏里南央行行长Gillmore Hoefdraad表示,拉美国家希望通过与中国评级机构开展评级合作,借此吸引更多的中国投资。中国评级机构将与苏里南政府共同建立评级公司、开展双边投融资评级及相关咨询服务等。报道发布后,中新社、中国网、国际在线、网易新闻等对此进行了转载刊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