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维尔潘:为建立全新的信用评级体系而共同努力

时间:2015-06-30 文章来源:dagong 责任编辑: 打印

 新华网629日电 29日,“首届世界信用评级论坛”在北京召开。会上, 法国前总理、世界信用评级集团国际顾问理事会主席德维尔潘发表了精彩的演讲。




 德维尔潘提到, 之所以要举办世界信用评级论坛是因为世界经济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威胁。第一大威胁,自2008年以来对于债务的依赖丝毫没有减少。公共债务不断攀升。尤其在欧洲,虽然采取了紧缩政策,但是像希腊这样的国家今天依然是一个重要的政治问题。私人和公共债务正在全世界制造金融威胁。在美国,学生助学贷款的债务给金融系统带来了巨大的风险,与2007-2008年的房屋抵押贷款和次贷危机不相上下。第二大威胁,对2008年危机的应对措施反应已经将金融泡沫扩张到世界范围。首先是量化宽松政策。随着美英两国央行引领的量化宽松政策的实施,我们进入了未知领域,现在又增加了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这些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增加了三、四倍,却依然无法有效增加实体经济的信用额度。没有人可以预计当世界各国都退出实行量化宽松政策时会发生什么。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明天有人将不得不偿还为昨天的透支付出代价。不过,在2008年危机之后,有一些新的规则,如《巴塞尔协议III》,已经为银行创造了一个很严格的监管环境。但是,同时也为其他一些严格监管不力的机构留下了漏洞,它们被称作“影子银行”,每年资金活动达到了75万亿美元。第三大威胁,新兴国家增速下滑,给新的金融不稳定创造了条件。过去几年,新兴国家进入了一个不稳定甚至是危险的时期。巴西经济出现衰退,一方面是因为其工业和金融系统发展不充分,另一方也是因为大量的腐败丑闻影响了消费者和投资者的信心。


 德维尔潘介绍,现有的信用评级体系被标普、穆迪和惠誉等“三大”评级机构所垄断。他们都是美国的机构,占据着世界96%的评级市场。现行的评级体系存在很多问题,过去的事实表明他们对风险的评估是无效率不充分的,这些评级结果在金融危机中产生的是“顺周期”的效应。在危机发生前过高的评级结果产生了投机效果,而在危机发生后,为了维护这些评级机构的公信力,迅速调低评级又加速了下行趋势。


 德维尔潘说,亚洲信用体系是一个天然的框架,在这个框架下,需要革新未来信用评级中风险评估的方法,因为这应当由当今世界的债权国来评估他们自己的观点和选择。他表示,2015年一个全新的信用评级体系将成为欧亚大陆上实现发展、合作、和平的支柱,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大家共同努力、融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