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建中:构建新型国际评级体系需要 形成世界共识

时间:2015-06-30 文章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栗一星 打印

 在629日举行的首届世界信用评级论坛上,世界信用评级集团董事长关建中接受了新华网的专访。关建中表示,国际社会诟病西方错误评级的声音还没有转化为改革国际评级体系的共识和行动。因此,构建新型国际评级体系,完善全球评级治理机制亟待形成世界共识。


 西方信用评级意识形态化丧失预警作用


 关建中说,西方信用评级体系主要存在三个方面的问题。第一是制度的问题,当前评级制度是一种把一般市场竞争原则引入到评级领域所形成的鼓励债务人去选择高信用级别的评级制度。对债务人来说,哪个评级机构给出的级别高,就选择谁,这时候级别就是一种商品。这样的评级不能承担社会共同责任,也是导致全球性评级问题的根源。


 第二是西方评级思想的问题。西方评级缺乏理论体系,对信用风险形成的规律没有认识,这是西方评级思想错误的原因。关建中认为,西方评级思想没有体现通过分析偿债来源与债务负担的数量关系揭示债务人偿债风险的评级本质,这使偏离正确评级轨道的西方评级思想完全失去了评级的价值功能;寓主权信用于国家上限之中,按西方政治经济理念进行排序的主权评级导致西方评级思想的意识形态化;用违约率统计代替评级方法,把西方评级定义为违约率,使其完全不能体现现实信用风险形成规律,丧失预警信用风险的作用;西方评级思想内在逻辑混乱,没有解释客观信用风险的能力。


 第三是立场和道德的错误。关建中表示,完全站在维护债务国自身的立场来发出评级的声音必然使得评级没有客观性和准确性。此外,站在自身盈利的立场,为了自身的利益去满足债务人的需要,也属道德的错误。


 推动“双评级体系”制度需要人类社会“评级”意识觉醒


 现存国际评级体系已被全球信用危机证明不能承担世界评级责任,在关建中看来,全球信用资源分配上严重的不公和失衡使得世界经济发展不平衡,所以必须从根本上、从制度层面来解决这一问题。


 关建中认为,由于西方信用评级体系中的“体系性风险”是无法在原有框架中解决的,唯有建立新的评级体系,形成两个体系并存、包容、互补、制衡,才是重构国际评级体系的模式选择。


 关建中指出,推动“双评级体系”制度需要一些条件,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人们认识到评级与自身发展利益的关系,认识到合理的评级是推动经济复苏的先决条件。


 亚洲问题放到全球解决:评级全球化是大势所趋


 亚洲作为全球经济增速最快的地区,拥有全球最多的外汇储备,亚洲各国都希望在全球资本快速流动的状态下更好地控制风险。关建中表示,构建亚洲信用体系是亟待解决的问题。亚洲由于没有评级话语权,创造的剩余价值依然要流入到美欧发达经济体,同时也是重债务经济体,之后再花高成本把钱借回来使用。关建中说,亚洲各国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之所以没能得到解决,是因为没有各国都认可的评级体系发挥作用,缺乏评级符号和评级语言引导资本在区域内流动。


 关建中最后强调,由于经济全球化,信用全球化以及资本流动的全球需要,评级全球化是大势所趋。评级风险的外溢和传播不是靠一个国家和一个地区的评级话语权就能解决的,亚洲的问题要放在全球去统一思考和解决。因此,构建新型国际评级体系,完善全球评级治理机制亟待形成世界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