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评级思想理论与标准

时间:2015-06-30 文章来源:dagong 责任编辑: 打印

陆克文:创新评级思想理论与标准


澳大利亚前总理、世评集团国际顾问理事会理事 陆克文


 这个题目比较严肃,首先我要特别承认关建中先生与他的公司大公国际,以及这个世界信用评级论坛,是非常重要的。评级方面的业务在整个世界经济所起的作用越来越重要,因此这个题目也是很重要的。


 金融危机影响持续至今对于监管的回应和政府决策来讲至关重要。在G20行动计划中,有相应的一些回应,特别对巴塞尔协议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来讲,进行了国家财务和监管方面的工作。今天,我们是否吸取了教训,来避免未来犯同样的错误?这个问题是评级机构对于风险计算中的一个担心。对于风险的一个计算以及是否要承担这个风险,是经济当中很重要的一些因素。风险决定货品和服务中一个关键的动量,除了它对于供需方面影响之外,同时它也对投资领域方面有影响,是最为重要的决定因素。


 不同的商业保险有不同的表现形式,上个世纪对于投资风险的专业计算,特别是对评级机构来讲,是由“三大”评级机构主导。现实是这些信用评级机构在全球金融危机当中失败了,不能说它们是造成了危机,但可以说正是这些风险评估和风险评级的错误,确实进一步催化了金融危机的发生。真正的问题是在危急之后,这些机构还是处于一种寡头的统治地位。


 目前跨境合作的广度和深度应当进一步深化,区域经济的互联互通也非常重要。当今国际风险评级体系是否适合我们未来全球经济的发展?这种体系完全由西方国家所执笔,这里的问题很敏感,这些复杂的问题不应该让我们停滞不前、停止改革。如今我们处于充满挑战、充满增长的世界中,有更多的需求,我们应实现可持续发展,共同合作。所以,未来经济增长有更多的需求,这种背景下,风险计量应该是在新框架之下进行的,它应该为我们可持续发展服务。


 真相是当前经济仍然处于不稳定之中,七年之前的金融危机的影子还没有过去,这个影子中的一部分是风险计量的软件效率会如何?这一点对于21世纪全球经济的运转也至关重要。

 

 

向松祚:透明度与公正性是衡量信用评级思想的标准之一

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向松祚


 信用评级的从业者需要借鉴经济模型的意见,把宏观还有金融的不稳定结合起来。如果有这样的或者开发这样的一种更加合适的模型,对信用评级、信用评级行业都是一件好事,是应该要做的和必须要做的,并用这样的方式来进行计量、定义信用评级风险的一些要求。没有绝对的确定性,信用评级的风险,一切都需要与我们行为结合起来,以及主观和客观结合起来。可能无法就一个模型来达成共识,但可以来讨论如何来定义这些风险,所以需要竞争、需要透明度、需要交流、沟通,更需要增进、改进各个评级之间的交流,以及与客户之间的交流。这样,才能从思想理论和标准中找到一个方法,通过透明度、公正性达到我们的目的。

 

Nasser H Saidi:世界评级体系需要中国声音


 在过去三四年中我们看到,中国已经在国际金融支持当中占有一席之地,我们已经进入多元化发展状态,而不是仅仅被美国主导,在新的国际金融架构下,结构发生了变化。第一,未来中国将会是一个资本中心,我们真正的目标就是要在中国建立一个国际货币中心。第二,就是人民币的国际化。这意味着什么?也就是说国际支付体系将会发生改变,它将会容纳人民币,所以我们现在有三国货币,那就是美元、欧元、人民币。如果人民币崛起情况就会发生变化,会影响到美国的货币政策,这是非常关键的一点。最后我们要提出一些非常具体的建议:第一,要把评级和支付体系联合在一起,促进金融市场的发展,打造具有透明度的公平、公开的信息平台;第二,建立起中央信用登记体系,利用这样一个平台去展示评级过程中的各项信息;第三,中国应该向美国学习,设立一个信用评级办公室,这样的基础设置能够使多方受益。


迪拜国际金融中心前任首席经济学家 纳赛尔 • H • 赛迪博士(Nasser H Saidi

 

Vladimir Markeiov:监管单位改革势在必行


 提到信用评级的未来,在我看来我们目前的系统面临三个问题和危机。第一,在新兴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当中,信用评级的需求越来越大;第二,在信用评级方面创新产品和创新方式的需求;第三,监管对于信用评级体系的干预。现在的监管已经越来越重要,很多的监管方都做了相应的变革,在立法方面做出了相应的改革,在未来会持续进行改变,所以这是一个不会短期结束的路程。作为监管单位,我们一定要知道市场发生了什么,我们应该如何应对,以此来调整监管的一些政策。


俄罗斯央行第一副行长顾问 弗拉基米尔 马卡洛夫(Vladimir Markeiov

 

Norbert Gaillard:世评集团应该承担更重要的角色


 如何让主权评级更加准确、更加真实?评级方法必须要求更加的一致,并且很有必要来看它的衍生品。同时需要将金融体系的一个稳定性因素考虑进去。最后,我们一定要有一个合适的方法论,一定要强调我们的可持续发展,对利率可持续发展要有所顾及。我们还需要加强透明度,所有评级行为要更独立,更公平、透明。因此世评集团在评级当中,应该承担更重要的角色,可以帮助投资者开发和更好地理解信用评级,它的作用以及对于主权评级的影响将会更加深远。

 

法国经济学家和独立顾问 诺伯特 盖拉德(Norbert Gaillard

 

 Michael Pettis:应建立一套攸关主权评级的全新的评级体系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访问教授 迈克尔 佩蒂斯(Michael Pettis


 一个国家一旦有了债务危机则很难自拔,没有一个案例能明确一个债务方案,让它能够脱离这样的危机。我的建议是建立对于主权评级来讲一个全新的信用评级体系。主权评级的优势是帮助我们做更好的投资决策,规避相应的风险。它的缺点是评级体系是顺周期的,当一个国家在债务危机的螺旋下降时,评级机构会进一步促进和助推这种恶性循环。

 

 共识:目前全球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如何改革现有的世界信用评级体系去适应当前的经济变化,去处理和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今日论坛的主题是面向未来的,创新评级思想理论与标准在未来将进入新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