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构建国际评级监管体系

时间:2015-06-30 文章来源:dagong 责任编辑: 打印

伊万诺夫:构建国际评级监管体系


俄罗斯前外长、世评集团国际顾问理事会理事 伊万诺夫


 今天,距离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已经六年,改革全球信用秩序的需求却从未如此急迫。有人说,要解决问题,我们需要成立新的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来鼓励全球信用评级市场竞争。我个人不同意这种观点,问题不在于评级机构的数量,而在于所有评级机构对待评级的总体方法。同时,我对“各国评级结果互认”和“推动各国评级结果互认”持怀疑态度,这一方法和机制有很多潜在缺陷,治标不治本,并没有解决我们所共同面临的根本问题。


 世界信用评级集团或许是解决世界信用评级问题的一个创新途径。这不仅仅是一个组织的问题,而是一个根本原则的问题,这是一个新的全球化理念。我非常支持双评级理念,这是关于全球化的一个新观点。在全球化过程中,重要之事总是同时涉及到全球和本土。需要一个本土评级和一个国际评级来全面了解一个公司或一项主权债务的真实情况。做到这一点并非易事,以前也无人尝试,但这却是国际金融体系迫切需要的。


 针对如何处理国际评级问题需要提出全新的办法。需要一个新的体系,一个更加多元、包容、灵活和透明的体系。没有必要一切从头做起,拒绝已有的经验或机构。主张为现行国际评级秩序增加新的维度,而不是完全取代它。在这方面,我们的想法跟最近许多新的倡议并无二致。最终,我们的工作甚至会有益于现有的评级制度,可以刺激进行必要的制度改变。


 我们不能幻想今天讨论的倡议会立刻得到世界金融界的一致支持。有些强大的利益集团正试图阻挠变革,因为变革会质疑他们现在的垄断,挑战他们在全球金融领域的地位。但是,这些可能出现的反对和批评不会使我们气馁或放慢我们的工作。我深信我们的努力有益于构建新的国际秩序,它不是无关紧要。新的全球秩序对我们所有人来说将更加稳定、更加可预测、更加民主、更加公平。


 

关建中:评级监管模式须以经济发展规律为依据

世评集团董事长、大公集团董事长 关建中(照片):


 评级的问题根源在哪里?我认为是我们评级制度的设计出了问题,根本问题是我们评级制度环境没有体现评级的规律。目前我们在评级理念上并没有非常明晰的东西,就是非常简单地通过竞争来加强监管,所以导致评级标准也出了问题。怎么样来衡量一个评级机构它履行或者承担评级责任的能力?决定它评级产品的是什么?正确与否是它的评级思想和方法。因此,我们应该考虑在监管上如何鼓励评级技术的进步,如何提升揭示信用风险的能力。还有国际监管的问题。评级的全球化是客观趋势,因为资本的跨国流动、跨区域流动、全球流动是资本的本质要求,需要评级信息上的一致性、可比性、流动性、公正性。应该确立这样的监管理念,满足资本全球流动对评级信息的全球流动的问题。这些是评级监管理念的基石和依据。

 

Frank Partnoy:应当立即停止依赖三大评级机构


 构建监管体系让我们首先停止依赖三大评级机构给我们的信用评级,历史给我们提供了这样的经验教训。虽然一方面我们非常重视在金融危机当中信用评级机构的表现,但是同时我们要记住三大机构


圣地亚哥大学法律与金融学教授 弗兰克 帕特诺伊(Frank Partnoy


 其实一直以来都做得不好。我们首先要记住历史、学习历史,同时我们要真正去观察市场,市场是非常好的晴雨表,我们应该考虑如何把市场信息融入到我们评级机构监管体系当中去。

 

Faheem Ahmad:世评集团承担了世界评级责任


 如果说要改变体系,我们要看两个方面,首先是评级机构的结构一定要发生改变,一定要跳出固有模式进行思考,监管本身也要改变他们的方法。目前确实存在很多信用评级竞争和信用评级买卖的情况。我们有一种选择就是建立一个非营利机构,大家知道世界上最好的大学之一是基金会模式,我认为要改变全球的格局,就应该建立更广泛的目标,从而,让我们的体系变得更好。是不是有这种可能性,让我们改革我们信用评级结构,从结构方面做出根本性的调整,从而抛开以盈利为目的的企业的参与,并根据监管许可的要求,发放给这些非营利组织和机构相应的权证。


亚洲信用评级协会会长 法希姆 阿哈穆德(Faheem Ahmad

 

葛伟平:世评集团在推动信用评级体系改革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中国证券业协会副会长 葛伟平


 首先,为什么要构建一个监管体系?从世界经济目前发展格局以及资本流动性来看,三大机构市场占有绝对份额,实际上它跟监管体系有矛盾。它的业务是世界性的,但是监管却在主权国家意识之下。第二,如何构建世界信用评级管理的架构或管理体系?评级监管体系首先要有参与的多元化和代表性。第三,独立性。世界评级的监管体系应该具备非主权国家的意识,非主权国家的理念和观点能够在这个体系里面形成一个主流,更好地引导国际资本的流动,更好地引导评级机构采取更公正、更客观的方式来操作。第四,体系的透明。只有透明的体系才能获得认可,才能延续下去。第五,跨国全球性信用体系的监管应该秉承一致性的原则进行操作。最后还有一点是双信用的体系,尊重现有体系,现有体系下进行合作才能更好的生存发展。

 

Konstantinovich:监管机构与评级机构必须透明化

俄罗斯外贸银行监事会主席 杜比宁谢尔盖康斯坦丁诺维奇(Dubinin Sergey Konstantinovich


 过去几十年国际商务、国际投资非常依赖于三大评级机构,但是全球市场需要更加充分、更灵活的方式。我认为以独立基金会的方式组建评级机构是更好的选择。这种方式给大家的利益不是金钱利益,而是未来业务发展的利益。对于国际上的一些多边机构,比如说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以及亚洲基础设施开发银行,他们可以去开发类似的项目,这样的项目能够给我们提供更加透明和更开放的讨论和评级。现在有很多国家和国内的监管机构,愿意参与到这样的项目当中,在俄罗斯国内即是如此。以这样的机制与旧有的机制进行竞争,这是目前最好的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