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评级在基础设施融资项目中扮演的角色

时间:2016-4-20 文章来源:dagong 责任编辑:

 

巴基斯坦前总理    Shaukat Aziz

 

早上好,先生们女士们,关董事长,各位尊敬的客人们,今天我很有幸在这里和各位简要地去分享一下我的一些想法。关于基础设施建设,关于一带一路,关于技术正在改变世界,所以先生们女士们,我们已经听到了两个非常出色的讲话,关于基础设施发展的整个的趋势,以及相关的评级方法,关于中国的一带一路的设施,那么对于我而言,我认为未来我想要谈的事情,是关于我个人的一些想法。

我认为巴基斯坦也可以去帮助全世界的一个基础设施建设的一个发展。评级机构对于这样一个事件能够做出怎样的贡献呢?现在的世界也是互通,关于连接,关于彼此之间的一个互相的关系,所以我们能够让这件事情发生,让这个世界成为一个更加繁荣的和平的世界,我们将能够分享我们的成功,能够一起面对我们的挑战。

所以先生们、女士们,回到我们的主题,首先祝贺关建中先生还有大公集团开始这样的努力,因为现在这个世界有一个重大的需求,也就是去建设世界级的基础设施,如果我们看到世界之间,世界经济之间的一些连接,我们就需要去做更多的事情让它发生,所以大公所做的事情,就是让它的评级体系,能够在这个整个世界基建的一个发展过程之中,能够做出更大的贡献。我们能做什么,今天我们在中国,中国是全世界20%的人口,而且是世界上基础设施发展建设最快的一个国家,所以说中国所做的事情,对所有人都有很大的影响,大家所看到的东西,今天所看到的东西,包括在中国的基础设施之中,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美国在工业改革之中所遇到的一些事情。比如说中国现在的一些情况是一个革命性的一个变化,我们必须向中国学习。所以基础设施的一个革命在过去20年里面,改变了中国,而且让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之一,包括现在中国正在向世界、向中国以外去发展,变得越来越国际化。那么在这样一个信息社会的一个彼此连接的环境之中,我们发现人和商品都在更多地进行一个流动。我们的未来的一个经济的繁荣,就会是有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中国的贡献。所以在现在的一个世界之中,我们必须要在中国的以及一些国家的领导之下,变成现实。

那么我们这样一个团队必须要去公布,而且要去学习过去发生的一些经验。有一件事情我们要做的就是,我们将这些国家,这些中国的企业带到世界的市场之中,而且我们需要去依靠于评级机构。如您所见,“一带一路”建设,所有这些项目,都是需要这些评级机构去更好地为其提供服务,今天在北京、在大公,我们发现它能够去为这些一切地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我们怎么才能去确认谁才是未来趋势之中的主要参与者,在过去这些年里面,“一带一路”建设是想要去回溯这样一个领导的国家们,能够去更多地向世界去进行一个连接,我们需要看到的是,很多的这些世界项目的一些承包合同之中,其实都有很多的问题,可能会把这些危机散布到世界各国,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评级机构去评价他们的工作业绩,他们的一个信用评级,包括他们是否能够更好地去偿还他们的债务。所有这些都是我们需要评级机构所做的,去帮助这个世界更好地发展。所以我们现在在这样一个时代,评级机构是一个核心的机构,它能够帮助整个世界,在整个这个金融界之中。但是现有的三大评级机构,在2008年之中他们起到非常不好的作用,所以历史告诉我们,没有人是有一个独一无二的权利去对信用进行评价的,我们认为大公在未来会是世界评级的一个主要参与者之一。那么我们展望未来的时候,我们需要去看,中国的基建发生了什么,我们中国能够为世界做什么,如何让世界走向繁荣。

在过去十年里面,中国已经建筑了三万一千公里的高铁铁路,这是整个美国的一个高铁系统长度的三分之二,这就是中国过去十年发生的事情。那么今天,我们需要去创造新的丝绸之路,新的“一带一路”。那么我们中国现在有260万公里的公路,这是2002年的,差不多已经乘以了10倍,所以我们必须从中受利,我们需要为全世界其他国家的发展和成功提供借鉴,如果我们看到中国的新的五年计划,中国还要去建造几百万公里新的公路,所有这些计划,需要去增设九条南北铁路线,还有数条东西连通铁路线,所以说从现在到未来,中国还有很大的一个发展建设的计划。所以所有这些互通性会进一步发展。

那么在发展国家之中,类似于像我来自的巴基斯坦,我们都有很多的基础设施需要有待发展。那么包括铁路设施还有港口,那么中国给我们树立了一个很好的典型的范例,我们需要去向中国进行学习,包括中国的高速铁路,中国的高速铁路发展的很快。现在中国的高铁有五千八百公里,还要再建设更多的五千公里的高铁,还要建设15个新的机场,400多个新的深水港口。那么这些都是基础设施的一个扩展,所以中国的成功,将要去发展到世界其他国家。

另外一个基础设施的一个领域是水资源的可持续性,我们需要建造更多的水坝,然后去更好地利用水资源,我们需要将这种基础的成功,让它去服务于世界,那么让我们去看这样一个“一带一路”的计划,实际上能够很大地影响巴基斯坦。

“一带一路”的战略是会跟过去的丝绸之路是有一个重合的,我们要建设一条新的丝绸之路,将中国、将亚洲和欧洲联系在一起,那么“一带一路”在我们看来是被世界所热烈讨论的,那么这是不是一个外交政策呢?还是一个贸易政策呢?还是一个基础设施政策,我认为无论是什么,我认为“一带一路”是一个积极的政策,在新丝绸之路的一个建设过程之中,需要穿过中亚然后一直到达欧洲,这就是跟过去的中国唐代的丝绸之路的一个路径基本上是相同的。

那么另外一个海上丝绸之路是从中国的南海到世界其他各国,中间会经过巴基斯坦,中巴两国的政府已经同意去签订了一系列的协议,去进一步帮助这样一个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而且在未来十年之中,这样一个建设都会继续地持续,让两国之间更好地联结在一起,而且这些高速公路还有新的海上丝绸之路的港口建筑新的城市,建设新的港口,包括在巴基斯坦的海湾,我们要建设一些新的世界的中心,这些中心会帮助“一带一路”政策更好地延展。

巴基斯坦在世界之中会有一个非常困难的一个高速路的建设的情况,那么和中国的这样一个联系,会让我们巴基斯坦有一个更好地发展的机会,能够让我们实现未来的一个繁荣。很多新的城市都将被成立,更多新的经济的一些计划也将被出台。所有这些都将去促进我们一个世界经济的效率,而且将为世界的经济发展带来大的影响,带来新的现金流和新的现金分红。

在中国我们需要去发展我们基础设施建设的专业性,我们如何去影响世界,领导世界?现在我们所面临的一个挑战就是每一个单独地基础设施建设公司,他们怎么样去走向海外?很多公司已经走向海外,去了东南亚,去亚洲的其他地方,但是我们需要将这个变成制度化的一个事情,很多公司在基建大发展的时代都需要做一件事情,就是去需要有一个高信用度的,可被易耗(音)这样一个信用评级,很多中国公司都做的很好,但是如果没有做的很好,他们就无非在世界的大的背景下发挥他们的作用。

因为,中国现在所做的事情是远远跨出中国的国境,所以我想说的一点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包括世界银行,他们都应该是去为这样一个基建的发展提供融资,能够去为这个世界提供更多更好的技术。对企业来说,如果他们也是整个评估的过程中的一部分的话,就像大公一样,你可以在任何比较远的地方,只要你的评级的过程是透明的话,那么这样我们可以在全球来利用我们的技术来进行评估。

假设一家企业他的金融结构出现了调整,这个时候你的一个良好的评级系统会出一个红灯,这个时候假如出现人事变动,评级系统出现红灯的时候,你可以把其他人派出来,我们知道一个基建项目长达十几年的时间,中间可能会发生任何问题,没有一个政府能够比如说一旦投标过程结束之后,标书被一家机构拿走之后,一个政府的很难从全面进行监管,我们需要一个评级系统,这也是为什么大公在这个领域扮演重要的角色。

女士们、先生们,接下来我再简单讨论一下巴基斯坦中国的基设的项目。这个不仅仅是一个口号,或者说一个宣布的事情,实际上现在工作已经开始了,那这个倡议下,我们也看到,两个政府签署了协议之后,我们巴基斯坦有四个比较大的省,每个省都会从这个“一带一路”项目中获得一些项目,所以我们在国内,出现这样的状况,联邦政府说,我们要按照这个回报来进行项目的分配,但是每个省自己的需求都是,我们需要更多的项目,应该在我们的省,所以我们的首相、总理,的确把大家组织在一起在政治上达成一致,现在这个项目已经良好均匀在我们国家进行分配,一旦这些项目实施的时候就会有繁荣,就会有扶贫,就会有增长,这是我们的目标所在,希望通过“一带一路”的项目能够改变我们生活在贫困线上人们的生活,给他们一些机会,让他们做的更好。

女士们、先生们,总结一下,首先我要说,我们在基设开发的时代之中,我们处在非常重要的交叉口,无论是承包商或者是投资者或者是一个政府,或者就是一个公民,我看到世界在我们周围在发生变化,我们需要把握住机会。把一个国家的企业带到另外一个国家,通过这样的专业的透明的独立的评级系统,评估系统,不仅仅说把这个合同给了别人就不管未来会有怎样的变化。

我想在对于这个金融系统来说我们需要强有力的评级系统,帮助我们做到这一点,所以我们鼓励新的机构能够全球化,大公已经存在很久了,但是我们需要把它往前推进一步,让他走向国际评级的舞台,所以在全球来促进全球基设的发展,基设能够得到评级系统的支持,能够有更好的透明度,那我们的世界就更安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