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全球视角解读新丝绸之路和基础设施发展

时间:2016-4-20 文章来源:dagong 责任编辑:

 

法国前总理     Dominique de Villepin

 

尊敬的关董事长,尊敬的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我非常高兴今天来到这里跟大家讨论一带一路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机遇,大家环顾一下我们看到的周边都是这种经济的不断疲软的迹象,在很久以来全球化一直被认为是增长和发展的引擎,的确它加强了跨境的投资,同时也促进了全球的贸易,同时也开放了各国的市场,同时允许我们能够改进经济、政治和文化上的交流,但是自从2008年到现在,我们也进入了一个新的全球经济时代,这个新的时代,他的特点有四个特点,这四点之间都是相关的。首先就是全球增长的下降,还有通缩的风险,投资生产力匮乏,以及大经济体之间的不平衡。

今天,增长的引擎在不断减缓,欧洲我们看到他面临着众多的挑战,消费在萎缩,投资在萎缩,而且通缩的风险越来越大,中国在另一方面也在经历着转型,从出口型经济转向为促进内需和服务业的转型。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新的成长的视角或者增长的视角,这个视角需要依靠全球长期的发展,以及创新的工具来促进合作来支持经济的发展。所以我认为唯一的新的增长引擎应该是来自于基础设施项目。

实际上,我们也进入了一个叫做债务资本主义的时期,债务资本主义破坏了实体主义。我们也看到了公共债务在欧洲以这个主权债务危机的形式出现。如果达到这个就不可持续了,而且成为经济的负担,会影响投资和消费,因为每个人都会预测,这么高占比的话,肯定在未来经济会步入困境,而且这个公共债务的增加,会使得我们对震荡,以及对周期会更具有脆弱性,同时增强大家采取紧缩政策。企业债在不断增长,包括私人债务,在美国2008年的经济危机不但面临着个人债务的问题,次债危机像是一个报复,揭开了面纱,也就是银行业短板的面纱,中国面临非常严峻的挑战,企业债务已经达到了16万亿美元的规模。在GDP占比中达到160%

而高额的企业债务使得这些企业非常脆弱,因为他们会对经济周期以及对于汇率会带来更大的这个脆弱性。另外也会使得银行系统更加脆弱,因为他们贷款的质量越来越低,而货币政策也带来了更多的风险,你可以看到在欧洲和日本实施的量化宽松,实际上就是用发更多的债来解决债务发放过多的问题。所有这些证据都表明,量化宽松还没有真正的渗透到这个实体经济,而实际上这个经济是没有未来的,如果是这样的,换句话说,这样的经济在短期就停滞不前了,在短期不往前走了。现在经济面临着各方面的回报率比较低的情况,包括资产回报率,股票回报率,因此投资者一直在努力忽略这些相关的风险,而且在寻求不断更高的回报率,这样就会使得我们看到这个获利还有对于风险的拓展,大家看到越来越多这样的风险不断拓展,而且人们相反正在强有力追求利润。同时也会损害实体经济,破坏就业,同时减少研发投资,而且会使我们不相信经济,或者一些政治机构,所以我们的问题就是我们怎么能够在考虑未来全球化对我们带来什么。所以核心就是基础设施,我们需要向新的丝路这样新的倡议,让我们的经济回归正轨,我们也知道基础设施对未来是起决定作用的,它对增长起着决定作用,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公共支出在基础设施的未来增长,在生产就业以及私有部门上产生成就效应。比如增长1%的公共支出,会使我们在三年之后产生1.4倍到2.5倍的成熟效应。所以历史可以表明,基础设施的确对增长带来很大的贡献,大家可以考虑一下,在1930年罗斯福实施的新政,使美国很好地退出了大萧条。

最近就是北京的奥运会期间这个政策,尤其是交通政策,这是另外一个案例,所以基础设施能够促进创新,能够促进基础进展。一些企业也是希望在未来交通能够有更加便宜、更加快的交通工具,比如在美国的超速铁路项目,在美国已经得到了比较好的验证。它每小时以一千公里的速度运输着货物和乘客,所以基础设施对发展来说是决定性的。尤其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尤其如此,因为基础的需求比较高,比如说非洲,这个大洲充满资源,但是没有或缺乏途径开采资源,农业与采矿需要水陆网络等交通互联等等,海运,沿海的资源也是非常重要的港口和旅游业发展的基础。

我们看一下中亚,中亚面临着极端主义的威胁,尤其在这个区域,我们一定要促进就业消费以及服务,同时也需要来限制这个极端主义不能有被排除的合作,所以基础设施对于合作是非常重要的,欧盟代表了在欧洲区域基础设施和政治对话的紧密关系,在1951年,欧盟所采取第一步骤就是把这个战略资源进行统一,包括煤炭资源和钢铁资源。

今天欧盟各国也是非常致力于在欧洲建立欧盟交通网络,能够帮助欧盟更好地建立统一市场,那么在全球我们看到基础设施也是非常重要的工具,让我们来解决相关的一些问题,比如说来管理气侯变化以及促进经济、政治沟通,同时能够对全球的一些基本需求,粮食安全、水资源的获取、住房教育还有医疗保健的权利等等解决这些问题,所以今天我们要比以前更需要合作来促进投资,因为基础设施项目它的回报率,尤其在发达国家相对而言比较低,但是发达国家是有能力投资,对发展中国家回报率更高一些,但是他们没有资金来进行投资、投入这些项目。新的丝路项目是一个非常好的模式,在这个新的国际全球化的背景下解决一些问题,新的丝路是一个非常充满愿景的项目,2013年由习主席所设立,它主要为了促进贸易,同时来促进发展,同时增加文化交流。所以当时那个时候2013年还是一个想法,但是现在已经成了一个行动计划。所以新的丝路是一个巨大的项目,大家一定要记住这一点,他连接了大概50多个国家,通过土地的连接,比如说在欧亚大陆、中国、俄罗斯、印度和欧洲,在欧亚大陆创建了高速的铁路连接,这是陆路。

海路上可以看到新的海路包括相关的印度洋上的一些港口,海上丝路,还有“16+1”的合作,包括中国还有中欧以及东欧的一些国家的合作,能够促进跨境基础设施的合作。同时这些网络能够加强人员的移动,同时也是非常好的一个经济交流的网络,促进增长和发展。第三,也是文化对话,其次也是政治对话的一个途径。新的丝路它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合作项目,它是对于21世纪来说,来促进新的全球格局在一个多边的机制上来建立全球新的格局一个非常远的愿景。今天我们可以看到我们需要更紧密的合作来应对一些重要的问题,比如说全球变暖、政治和金融稳定性等等,所以亚投行的建立是非常好的一步,让我们进行全球的合作。就这些原则而言,亚投行它致力于如下的原则,透明、效率和可持续性,同时它也是精简,也是绿色也是廉洁的,像关董事长所说,就这个具体的实践而言,在未来的五年,每年将会投入100亿到150亿美元的投资,我也非常高兴看到亚投行目前正在着手一些务实的项目,比如说印度的项目,我深信新的丝路,以及它的成功将会使我们能够更好地进行合作,通过像亚投行这样的机制或者这样的框架。

我们也看到俄罗斯,我们需要在这个丝路上有各个国家不同的观点,不同的参与,包括俄罗斯、欧洲以及法国,所以我们也相信,我们需要一个新的金融系统的支持,因此信用评级非常重要,当然了如果想进行改革很难,那么在金融系统中,的确存在一些障碍。

第一就是西方金融以及评级机构的霸权主义,也就意味着缺乏多样性,缺乏可靠性,所以看到美国的银行业,当然了是2008年出现的金融危机最主要的责任承担者。我们也看到这个三大银行,他们的垄断使得全球无法来避免这个危机,甚至会使危机更差。

第二个瓶颈在目前的需求目前的信用系统之间,缺乏紧密的连接,不能够更好地帮助基础设施项目的融资。比如说大家对评级机构越来越不信任,所以我们需要重建信心,同时我们需要进行金融创新来应对目前的经济的需求,比如说我们可以采用这个项目债券这样的项目,这样一些工具。因为它是一个特定的工具,能够为一些比较复杂而且长期的项目来进行融资。同时需要促进绿色债券,他能把钱放在更加的领域。

第三个需要开发适合亚洲的评级系统,这个新的亚洲评级系统一定能够积极地促进,实际上这个系统也是李克强总理积极倡导,他的目标是协助在亚洲能够更好地获得信用,更好获得贷款,同时也能够为亚洲的经济以及企业带来更好的评级,同时建立新的渠道,让基础设施能够更好地利用资本市场。今天看到我们需要来对目前的评级系统进行转型,我们需要更多的多样性,人民币已经纳入了SDR中,我们也在未来看到,需要采取进一步的措施来减少通缩以及货币战争,这样我们需要把这三个主要的央行,也就是中国央行、美联储还有欧洲央行,让大家在这个三国之间来进行更好地货币政策的协调。

我们也看到这个金融政策、金融监管在不断变化,中国是需要采取措施来应对影子银行或者其他的一些问题,使得我们的金融系统更加具有稳定性,此外我们也认为资本市场需要更加的具有流动性,更加具有透明性,我们也看到贸易关系在不断发展。如果我们看一下220亿就是印度和中国之间签了这样的协议,所以我们现在需要建立一个更加平衡的方式来促进自由贸易,还有TPP和□这样具有争议的机制下,我们也有相应的机制,我们需要改进我们的信用评级,我们现在更具有多样性。

这个可以更好协助各个市场的发展,同时也是能够让我们进行更好地跨境投资的评估,所以这个都是我们全球的信用评级机构的非常重要的基本工作。此外,我们在各个因素之间也需要多样化。我们也希望去克服三大评级机构的霸权主义,我们需要创新去评价这个基础设施建设的一些特殊性,我们需要去在更广泛的背景下去理解这些基建项目,去含入经济、社会、环境和一些法律的角度去考虑。

我知道大公是在关先生的领导之下,在这个领域的理论和实际工作之中都处于领先地位,他非常善于去考量所有这些大数据和互联网能量之下的一些风险的考量,同时还对方法论进行了创新,融入了很多新的评价体系去更好地进行一个风险评估,我们希望需要更多的对于风险的教育,我们需要去教育这些评级机构能够去给予更多的透明性,我们需要更多的这种立法机关去创造更加安全的环境,我们还需要更多的评级专家,包括像我自己,我们希望去在这个世界信用评级集团的一个领导之下,去做出更好的评级的行动。

先生们、女士们,我们不能够去抱怨,我们不能说全球的发展是没有未来,我想要说的是,我们需要去联起手来,能够跟更多的机构一起努力,和我们的伙伴国家们一起努力,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工作方法,一个新的评级方法,我们希望去创造新的希望,能够创造发展,能够放到新的增长,所以新丝绸之路就是一个欧洲、将亚洲还有非洲包括美洲大陆联系在一起这么一个新的项目,所以说我们认为,这种桥梁的建设,不止是关于工程学,不止关于经济,也关于和平、关于文化、关于我们对于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的这么一个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