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安全稳定和有吸引力的基础设施投资回报

时间:2016-4-20 文章来源:dagong 责任编辑:

 

主题讨论二

 

主持: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李治国

嘉宾:俄气银行代表 Alexei Shevchenko

中国电建集团海外事业部总经理 杜春国

俄罗斯国家公路公司高级总监 Ivanov Kirill Vladimirovich

北京基础设施投资公司基石基金合伙人 秦少博

Chairman of Yogocapital. Aditya. Khanna.

 

李治国:非常高兴能够来到这里,非常感谢邀请我,我是这部分的主持人,所以欢迎我们诸位嘉宾。因为咱们今天这个讨论,大公在整个基础设施领域做的一个信用评级,从全球范围内来讲第一个首次,也是专门针对基础设施的一个信用评级的一个尝试,相信这个尝试对中国企业以及对全球的基础设施的投资都起到一个非常大的推动的作用。我们这个环节讨论的可能跟安全风险和投资的汇报有关,但是我的一个简单地介绍可能就是说,主要的作用可能还是在基础设施领域的项目融资这一方面。

因为中国企业传统上的境外投资,尤其在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更多是用内保外代,或者用贷款的形式来做,目前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传统的方式更多的是倾向于公司的,国内的母公司担保,中国的银行钱拿出来到境外去投资,但是这种方式面临的挑战也会越来越多,因为中国的资金毕竟是有限的,不可能去满足全球所有的包括“一带一路”国家的基础设施的建设和投资。

在这种情况下,可能这个纯项目融资的完全独立于这个项目本身的现金流和资产作为回报或者作为担保来开展这个项目的投资,这个可能就是一个未来发展的方向。这个方向在这个项目中的操作过程当中,评级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层面。因为只有评级机构的充分的参与银行的充分的参与,才能把这个项目本身,它的质量,它的现金流,它的回报能不能满足投资人和相关政府的要求才能体现出来。我也很高兴借这个机会与各位讨论一下这方面的内容。首先问一下杜总,因为中国企业您是中国企业往境外投资方面的一个排头兵,我想听听你在这边,首先介绍一下咱们公司,然后就想听听您在中国企业境外基础设施投资,包括电力投资这方面的一些想法,谢谢。

杜春国:首先非常感谢会议组织邀请我参加今天的会议,同时也感谢李律师。我首先简单介绍一下中国电建集团的情况,中国电建集团是在世界500强,排第253位,我们是全球最大的电力设计建设商,这是美国ENRR(音)排名,我们现在在全球总承包商的排名是全球第七位,国际总承包商排第11位,我们电建集团非常重视海外业务的发展,现在海外业务的收入大约占到整个收入的25%。去年我们在海外的业务收入是116亿美金,同时我们现在在100多个国家,有一千多个项目在执行。

在参与这些的项目中,基本上都是基础设施,其中70%是火电、水电、新能源和电网电力类的项目,其他的30%是交通、机场、桥梁等等这样的交通类的项目。同时我们现在中国电建集团在业务方面,除了做承包设计咨询以外,我们还有三类主要的商业模式,一个是EPC就在海外做EPC,属于现汇类的项目,还有一类是FEPC,就是帮助通过出口买贷的形式,帮助目的国的客户从中国或者从其他银行进行融资,或者我们自己融资,带着资金出去以后,然后再承揽EPC的项目。第三类就是投资,我们现在中国电建集团也非常重视投资,现在也专门成立了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海外投资公司,这个公司是2012年成立的,我现在是这个投资公司的总经理。

我们海外投资公司目前是在老挝、柬埔寨、巴基斯坦、尼泊尔、刚果(金)等国家都已经有完成的项目,同时在美洲、在欧洲等等也在跟进一些有潜力的一些项目,这是我们集团的一个整体的情况。

我们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也非常重视融资,我们现在应该叫融资有内保外贷,我们去年也发了境外人民债,也发了美元的有序债,也实现了多方面的融资,我先简单介绍这些,谢谢李律师。

李治国:谢谢,从您介绍过程当中,确实了解到咱们电建集团在境外工程领域做的非常多,也是在一千多个项目在推进,这个资金量是需求比较大的,谢谢。下一个我觉得想跟Alexei Shevchenko讨论一下咱们在俄罗斯这一块项目的情况。你的银行涉及一些基础设施的融资,所以我理解在俄罗斯的确有新的这个PPP法律刚刚出台,允许私营部门的投资者参与这样的基础设施的项目通过PPP的模式,所以我想问首先是否能够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俄气银行,你是怎么看待这个新的PPP的法规,谢谢。

Alexei.Shevchenko在我简历中你们可能看到了俄气银行是俄罗斯第三大银行,从资产和股权的角度来说。而且有非常大的这个企业贷款规模比较大,而且特殊贷款也是按照这个巴塞尔协议,我们有比较多的特殊贷款。另外我的部门主要是负责项目融资的,尤其是项目融资相关的问题,而且重点的领域就是PPP特许等等。

我们也是做了很多努力,拓展这些不同的产品组合,现在PPP的规模已经达到了不到十亿美元的规模,即便如此我们也看到也很多的机会,虽然市场有负面的信息,但是机会还是比较大的,油的价格在急剧下跌,而且政府也是非常期待私有部门的参与,能够参与这个基设,来利用这些机会来共同投资。

提到了PPP法规,你刚才提到这个特许法是从2005年开始已经建立了,俄罗斯一直在努力做一些基设的项目,比如说收费公路等等,还有铁路、路桥等各个项目,我们这个新的PPP法规会去协助我们去做这类的项目,那么很多特殊的项目公司会被成立,然后会去做更多的PPP的这种协议,然后会把一些国家的国有资产进行一个合作,进行一个公司合营。

除此之外,我们还会去做一些与西方方式相结合的这种绿色的项目,而且会将我们的这种风险从这种投资人的手中分离出去,所以我们会使用一些地方性的资产用作担保,然后会在PPP项目之中使用这样一个方法规避风险。在俄罗斯会看到大约有三百亿美元的一个对于基础设施的投资,那么大约有三十到五十亿美元会是来自一些私人领域。更大一部分是来自,就是国有资产的公司合营。

比如说像高速路的建设就跟政府的国有资产合作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考虑,会跟更多的私人企业去进行合作。在资本市场上,比如说一些基金,我们的融资会有来自大约1416亿美元是来自基金的融资,所以在俄罗斯,我们不会特别地倚重于这种资本市场的融资,俄罗斯市场缺乏一定的透明性,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投资者他们对于俄罗斯的市场还有所保留,因为我们的这种流动性是有所缺乏的。

很多时候中央政府会对我们的一些养老基金有所限制,会制定一些标准,而且会要求他们非常非常严格地向政府去进行汇报,所以说我们很多时候不能去代表整个国际上的一个水平,因为在国际上,有80%以上的融资是来自这种银行贷款,而我们很多时候还是来自一个政府的一个融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更多的私有资产的介入,能够增加我们的一个流动性,而且和政府的这种PPP,和国有资产的出让相结合,这就是我们能够为俄罗斯央行支持的一种机会,能够去更大向这种外来资本的注入去开放。

李治国:非常感谢,感谢Alexei.Shevchenko先生,谈了一些PPP项目的背景。你提到在俄罗斯有一些收费的高速公路,那么是由政府和私人资产进行公私合营,在PPP这种项目之中,实际上这些私人资本会是这种部分的拥有这些高速公路,所以我想问另外一位来自俄罗斯国家高速路公司的同事去谈一谈俄罗斯这种高速路的建设。

Ivanov Kirill Vladimirovich非常感谢,首先想讲我们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我们是一个国有公司,我们是一个非营利性的公司。是由俄罗斯政府联邦所拥有,我们最主要核心的项目一个是去创造俄罗斯的一个高速路网,第二点,是从为道路项目提供这种融资,第三,是为政府的这种高速路建设提供资金的辅助,另外一点就是去设计制造这些高速路,最后一点,就是和欧洲欧元市场相结合,去一起建设我们的俄罗斯的铁路和公路。

李治国:非常感谢你的分享,那么接下来我想要邀请下一位,你们在英国有很长的历史,所以你在一些资源领域做了很多的工作,所以在金融危机之后,2008年之后,整个世界的经济都面临更大的风险,所以这些风险需要被平衡,来自于这些评级机构的风险有很多,那么现在大公正在试图去创造一个新的中国标准的一个资产信用评级,所以我想要去邀请一下你介绍一下你的公司,第二点给出你的想法,你怎么认为现在世界的一个金融风险。

Aditya. Khanna.所以我们的公司大约有50年的历史,是我父亲开创的,所以我们是一个大量进口自然资源的公司,类似于像煤炭、铁等等,在2008年,我们实际上遇到了很多像资金上的困难,所以待会儿我会更具体去谈这一点。我们现在是一个控股公司,去在这样一个领域里面,我们遇到了很多很大的问题,因为我们的这些在比如说西非的一些资产的质量有所下降,我自己过去几年的一个经验,在那些地方需要很多的基础设施的建设,他们非常希望能够通过PPP模式去进行合作,而且希望能够进行一种可持续的有稳定性的发展,这就是需要未来有待开发的领域。

我们公司在过去50年里面,通过这种非商品性的合作去开发这些自然资源。比如说和当地的公司进行合作,同时要求这些合作能够去有一个标准的方式去进行。想要实现一个安全稳定和有吸引力的基建投资回报,我们现在都说,有很多的这种投资的门类,资产质量都在下降,所以说没有什么地方的资本是安全的。而且我认为这个观点是很有争议性的,实际上我们创造了很多新的机构,而且我们有时候也会去面临一些新的风险,我认为可以肯定地说,基建是需要有很大的需要的,同时也是有风险的,但是所有的国家都需要基建,而且也需要帮助,需要支持。因为这些基础设施建设有一些社会价值的,在基建这种过程之中,我们需要去很多的技术和这种自然资源,所有这些领域都是和人们的生活相关的,人们永远都不会离开国家,他们都会生活在这个地方,会使用这些公共设施,所以说我们如何在PPP的这种模式之下去进行定价,会直接影响这些人的生活质量。所以人们需要一个可持续性的发展,所以这就是我的观点,非常感谢。

李治国:非常感谢你的分享,那么接下来我想要去请秦总讨论一下,因为秦总是京投下面,京投是城市的轨道交通领域,可以是中国的老大,在全球按照交通里程这个规模来排,应该也是在前面,所以说我想第一介绍一下您所在的京投下面基金的情况,第二我想让您跟大家分享一下在城市交通轨道领域作为一个非常主要的一个基础设施,这个投资机会怎么去把握?投什么样的项目,或者在哪个区域投什么样的项目比较合适?

秦少博:首先谢谢主持人,欢迎一下来自于全球的各位嘉宾。这样我简单介绍一下我们,我们全称是北京市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我是我们下面的一支产业基金,京投我简单介绍它的业务。它的业务简单概括叫“一体两一”,一体就是他是北京市地铁的业主,然后也是京沪、京津、京张、京石的投资方之一。这是他做的主要的一件事情。

还有两块业务,第一个轨道一交通沿线的土地开发,另外一块我们所在基金所做的,在轨道交通这个产业链上的产业投资,这是他比较清晰的三个业务板块。

具体说到轨道交通这个板块的话,因为其实我们说起来也如数家珍,因为北京这些年,这十年的发展超越了过去50年在轨道领域的发展。截止到去年年底的时候,我们北京市运营是554公里,未来“十三五”期间,未来五年期间北京市的路运行到1000公里,未来五年北京在这方面的投资要将近4千个亿。北京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在全国轨道交通领域,我指的是地铁只占到了20%,在未来的五年当中全国的轨道交通这个领域也是地铁领域的,它的总投资额不会低于两万亿。也就是说每年大概会有四千亿的一个投资。

除了地铁之外,在基础设施领域,我们还关注了一个铁路,在铁路这个领域的话,基本上我们测算在未来得“十三五”期间的话,国家披露的是2.8万亿的投资,其实业内测算在2.8万亿到4万亿之间,这两块加在一起的话,将近是6万亿,而中国整个投资的比例将占到全球的50%以上,这是我们可以看到的一个规模。如果具体到轨道交通的话,我们目前中国的轨道交通形式是非常多样化的,包括了地铁、包括了磁悬浮,还包括了正在热建的城市有轨电车,这些都是可以值得期待的未来投资方式。

实更值得关注的一件事情就是我们在庞大基础设施投资当中,带动了一大批的这个领域产业的升级,在前后的几十年间,我们催生了像中国中车这样的全国最大的轨道交通装备制造企业,然后也催生了像中国通浩(音)全球最大的信号控制企业,同时还有像北京城建全球领先的城市轨道交通设计单位。也就是在持续不断的有吸引力的基础设施投资过程当中,培养了一大批完整的产业链企业,这些如果倒退20年来说的话,国内很少有这样企业可以与之像西门子、帕马里(音)、阿尔斯托,在同一个领域去竞争的,但是恰恰在20年,尤其是近10年的发展,我们培养了一批像刚才提到的龙头,还有一些在细分领域非常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

这些企业给我们未来现在包括“一带一路”也好,亚投行引领的基础设施建设也好,其实有一个非常好的产业链的支撑,使得我们在未来“一带一路”过程当中,可以更好的有产业链的支持。

有一句话经常在交通行业内讲的话,现在我们有可能概括的话,亚欧的一个动力可以去嫁接全球的资源,这个是我们也希望看到的。如果这个论调可以成立的话,将来的话我们会有更完整的产业链去输出,会有更多的除中国之外的基础设施投资领域供大家进行像我们各位财团的投资,会是一个有吸引力的回报投资方向,我先讲这么多。

李治国:谢谢秦总的分享,下面有问题可以随时举手示意,可以跟咱们在座的嘉宾进行一个交流。刚才秦总提到的中国基础设施这方面的建设,尤其是咱们这边在运营这一端,前期投资建设,后面有一个运营,一个是从产业链的角度。

另一个从运营的角度,我想跟咱们中电建的杜总再讨论一下,咱们在境外,因为您刚才提到,咱们这边的三个功能,三个板块,第三个其中就是一个投资这个板块,2012年已经有这个公司在做,境外的基础设施包括电力的投资过程当中,这个资金的来源更多的是靠咱们国内来融资,还是说我也会去借助当地的银行或者说国际多边的银行,或者国际的商业银行,比如旁边坐的Alexei.Shevchenko借助他们的银行去做俄罗斯的项目。在融资这方面是怎么一个考虑和安排。

杜春国:谢谢主持人,我们电建集团在海外子公司的资金来源主要有这么几个方面,我们刚刚走出去的时候,用的是内保外贷,通过国内的担保,从国外我们成立项目公司,从中资银行在国外的分支机构进行贷款。我们这种方式是采取的比较多,后来我们又采取了发债的形式,发债目前没有对项目进行发债,还是以法人的形式进行发债的,我们通过香港平台,中国电建有香港公司,去年我们发了15亿人民币的债券,还发了5亿美金的有序债。这些都为我们在境外投资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第三,非常注重和国际银行的合作,比如说我们在德国并购了一家企业,在并购这家企业的时候,并购这家企业的过桥贷款,以及为企业的营运、资金提供信贷支持等方面我们都是与国际银行进行合作的,其中包括德意志银行和德国商业银行、汇丰银行等等。

同时,我们现在也非常注重,特别是在美洲、欧洲这些地区开发业务,我们非常注重和当地银行的合作,比如说我们在美洲开发的很多承包类的业务,或者是小比例投资的业务,好多的资金我们都是和当地银行进行合作的。但是也面临一些问题,目前来看在一些国家他们的资金成本比较高,和国际银行比起来,特别是货币贬值幅度不是很稳定的国家,我们感觉到从当地融资难度比较大,同时成本比较高,这也是我们面临的一些困境。

总而言之,下一步我们也会对项目,针对项目的进行发债,以及和国际一些银行,或者是有潜力的财务投资者进行合作。我们现在引进的财务投资者主要是包括丝路基金,复星国际等一些中国基金类的企业。但是目前还没有开展和国际的这种基金类企业进行合作,下一步是我们这个方向,就是他们对我们的承建能力,对我们的融资能力,对我们的运营能力非常认可,我们可以吸引国际上的财务投资者参与解决我们资本金的问题。现在我们应该讲资金各方面还是充裕的,这个也与我们中资银行,以及中国政府所采取的激励政策扶持政策有关的,在这儿我也非常期待和在座的各位嘉宾所在的国家及行业开展合作,谢谢。

李治国:谢谢杜总,看来咱们从资金来源没有问题的,因为确实从信用评级来讲的话,咱们这块的信用评级拿的出来的。但是在后面如果说跟您在这一个问题,就是如果说就某个项目来作为投资人的角色,投资人的角色和EBC承包商的角度,不能说对立,但是他俩是不太一样的角色。

如果换到投资人的角色的话,他的收益预期长期的经营,未来长期稳定的现金流。鉴于这种考虑的话,比如说电力的项目,会不会考虑和当地的电力发电商或者中国的大唐,五大电力集团跟他们联合,我去建,前期投资咱们一块投,后期运营大家一块来分享这方面的一个收益,有没有做这种联合体往外走,尤其是基础设施投资这块的一个想法。

杜春国:谢谢主持人,你的问题提的非常好,其实我们现在正在开展这样的工作,我所在的中国电建集团,海外投资公司,我所在这个公司,就是以我们为控股投资为主的,我们投资都是占股51%以上的,我们目前主要是项目融资,项目融资包括有追索的项目融资,无追索的项目融资,现在我们在柬埔寨开展的水电站无追索的项目融资,我们也开展了有限追索的。但是坦率地讲像我们这样的企业还是承包性的企业,我们投资能力还是有限的,怎样把我们的承包、设计优秀的部分发挥出来,同时能克服我们集团自有的缺点,就是资金相对不足的问题。

这种情况下我们先后和中国的大唐、华能、华电、国电、三峡等大的发电集团都进行了合作。而且我们和这些集团的总部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具体项目上我们鼓励他们,我们拿到项目资源,我们在100多个国家,有100多个办事处,我们中国电建派出的人有三万多人,分布的这个国家获得了非常多的一手信息,这些信息是大的发电集团所不具备的,我们从这些项目中筛选好的项目,具有投资能力的项目,我这公司能干的我就干了,感觉实在太大吃不下的,我们就和他进行联合。

这样有什么好处呢?他们有我们的承建,他们非常信任我们。大家知道在海外投资项目除了融资以外,非常关键的一点,就是建设期的投资,如果这个项目从无到有,如果建设成功了非常高效的完成,高质量完成这个项目再进行融资非常简单了。但是就这个建设期能不能有效的克服风险,必须这个项目,除了考虑项目本身,还要必须考虑这个国家的政策风险、法律风险、人文风险、环境风险等各类的风险,这样的风险不是从网络上搜到的,必须有人员在那,踏踏实实通过自身的感悟、感受和这些信息资源进行对接以后,得出来的这些事件的经验,对于保证一个项目的建设顺利和成功是非常关键的。

因为我们有这样的优势,我们有自己的设计队伍、建设队伍,再加上我们的投资的能力,和这些发电集团合作,我们还是做的非常好的,下一步是我们重点发展的方向。另外我们在海外建设过程中,我们要注重找境外战略合作伙伴,比如说我们在巴基斯坦投资将近20亿美金一个大的火电项目,我们是占比5149是来自于卡塔尔的王室基金会,这种也是对我们促进海外的发展,也是非常有好处的。而这个变电站所有的全部来自中国,包括设计、安装、设备、监理都是来自中国,越说这样我就用有限的资金、资源,把中国制造、中国的设计、中国标准带到海外实施,逐渐获得海外同行的认可,这也是我们作为中国电建集团所肩负的一个责任,谢谢。

李治国:谢谢杜总的分享,杜总现在看来是比较开放,跟大家愿意做这种合作,这个相信一定有助于咱们境外的合作发展。刚才杜总提到了很希望跟大家合作。我也想知道,从俄气银行角度看,就是如果有中国投资者,想到俄罗斯和俄罗斯的投资者进行合作的话,怎么能够得到你们银行的项目融资呢?他们有怎样的方案可以得到这样的资金,有请?

Alexei.Shevchenko谢谢您的问题,我们是金融顾问,我们也是会鼓励这样的项目的结构,当然有很多的纸面的工作,我们也有这个政府的一些,比如说俄罗斯国家公路公司他们也有一些PPP的项目,我们会通过这些公路公司来进行项目融资。同时我们也会给客户提供相关的建议,怎样去对自己的债务进行结构进行融资。从这个角度让我们客户,潜在客户在不同的阶段来加入这个基设项目。

从金融披露,还有投资以及运营建设等等各个期间我们都可以参与,我们也可以一起融资一起投资,尤其是包括作为一个银行,我们会看一下具体的项目,看一下他会有怎样的一个投资回报,进行股权融资。我们也会和我们的建设合作伙伴一起合作,因为他们在运营的角度上,以及建设的角度是非常资深,也知道怎么从运营的角度上能够运营,同时能够有收入,作为这个贷款方,我们也是希望能够通过融资来进行更好地贷款,作为财务上的投资顾问,我们也会给他们建立联系,给他们寻找一些中国合作伙伴,在俄罗斯找到适合的当地的合作伙伴。

李治国:听起来杜先生他可以帮你,你可以通过他们很快找到一笔单子。接下来的问题是有请Aditya. Khanna.,你们的公司是跟大宗商品紧密相关的,因为你要建设基础设施,你可能需要铁路、矿石等等,你觉得在现在这个阶段,机会是不是很好,对于投资者来说?什么机会,就进入基设领域,因为原材料现在它的价格比较低,但是这些项目肯定要花很长的时间,刚才杜先生在说全球一千多个项目,有些项目可能需要三年的时间,那之后像这样的建设,三年之后建设的成本和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成本比较低,材料成本比较低,三年之后可能会高,所以你是怎么考虑的呢?就是对于这个大宗商品和基设投资?

Aditya. Khanna.非常感谢你的问题,非常好的问题,我首先回答一下关于这个时间的问题。我相信基础设施比如在印度这样国家的基设,现在是最好的投资时机,没有更好的时机。比如说在电力领域,那需要很多的翻新,所以可能需要大量的新的一些管道的需求,因为我们是在天然气,还有煤炭等等,目前液化天然气是我们最倾向使用的燃料。

另外看一下这个市场整个比较疲软,所以基设良好投资这一点,第二大宗商品价格比较低,我也完全同意刚才你所说的,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来参与基设投资。如果一方面这个杠杆率还是比较低的,你可以有比较好的机会。因为之前有一些公司,他们的杠杆率太高了,但是你们也知道强者生存。但是如果现在能够参与,能够进入基设领域的话,你看到的基本上也就是最低的状况了,你当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是触底。可能还会下降一到两个点,基本上已经在低谷了低点了,所以在这个低点还是容易,总是投资的好时机。

之前一位嘉宾谈到了在欧洲等等,一些基设的翻新还有维修等等,但是在有些国家比如说有业务的国家,比如印度还有非洲的一部分,可以看到硬件软件的基础设施都需要,急切地需要,有大量的需要,这是最好的时机来投资了。在印度我们能够做,我们作为朋友一定能够帮助,不一定非有交易。在中国基础设施也能学到很多经验,中国在过去几年做了这么多工作,建设了这么棒的大量的基础设施。我之前也在午餐的时候和一位朋友谈过,中国也发现,如果现在在大量的城市化进展之前来进行基设建设的话,相对而言你获取利益的成本要低得多的多。

对于中国来说在城市化进展过程中出现了大量的基设的建设,所以这些基设的成本也是比较大的一部分,随着这个城市化的进展,我们也可以看到未来会有更多的城市化的进展。

李治国:接下来请大家提问,如果大家在座有问题的话,我们也只有问一个问题的时间了,不好意思,只有一个问题?

提问:我想问一下?大公公布的基础设施建设,对今后的投融资回报到底有什么帮助?

杜春国:现在应该讲,大公评级主要目的主要业务还是在国内但是在国内,大公的评级是非常得到广泛认可的,我坦率地讲,我认为大公评级的水平,理论体系、方法都是非常好的,不亚于现在国际的三大评估信用体系,仅仅有一些时间原因,有一个文化的原因,作为中国电建集团,也非常期待大公集团走向全球走向国际,也为我们中国企业在国际融资提供更多的评级的服务。

至于你谈到投资回报的问题,其实和你的公司是这样的,企业的评级是非常好的话,你会从银行拿到的融资成本非常低,这是对于一个投资企业来讲非常好的好处,这个为什么中国电建集团非常期待大公国际能在融资方面提供服务,谢谢。

李治国:时间关系,工作人员一直提示我们时间不多,所以下面如果有需要交流,跟咱们嘉宾会下再交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