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建中:将正确评级纳入世界经济治理体系 时间:2016-08-20 文章来源:dagong 责任编辑:

信用全球化已经把世界经济连接为一个整体,债务全球化将世界经济置于一个永远无法偿还的巨大债务规模基础之上,世界经济在随时可能爆发信用危机的状态下艰难前行,人类社会面临一个亟待回答的现实问题,那就是,用什么方式可以合理利用信用资源,阻止全球信用危机对人类社会安全发展的破坏。西方发达国家超越自身偿债能力的过度负债导致了2008年第一次全球信用危机,其根本原因是他们利用所掌控的国际评级话语权给予自己最高信用等级,向全世界标榜他们没有债务偿债风险,结果是这种错误评级导致的信用灾难由整个人类社会承担。危机之后,西方发达国家依然是全球债务高速增长的推手,西方错误评级还在继续主导世界信用资源流向那些负债总额远远超过财富创造能力的经济体,这种背景下的世界经济前景在哪里?经历了2008年全球信用危机灾难的人类社会对这个极为严峻的问题从来没有停止过思考。现实在警示人们,必须摒弃传统思维,从一个崭新的视角重新审视世界经济治理问题。

信用危机爆发以来,世界经济治理被不断提上议程。但由于治理什么,如何治理的问题不清晰,所以世界经济治理并没有取得显著成效。史无前例地持续八年时间采用大规模增加债务构建消费能力刺激世界经济增长的做法,不仅没有带给人类美好的期待,反而将世界经济置于完全无法偿还的巨大债务规模基础之上,增加了再次爆发危机的可能性。导致这一结果的根本原因是,世界经济治理背离了信用经济发展规律,未将正确评级纳入世界经济治理体系。

(一)信用评级通过分配信用资源影响世界经济

评级对世界经济的作用是由信用经济发展规律决定的。信用经济的显著特征是社会再生产所需要的流动性已高度债务化,人类的经济活动完全建立在债权债务关系构成的信用资本基础上,高度依赖举债形成消费能力满足生产增长的需要,因此,债权债务关系作为生产发展的信用资源状况决定着生产的兴衰。那么,债权人与债务人建立借贷关系的前提条件是对债务人偿还能力的判断,而如此专业的问题只能由独立第三方评级回答,评级作为构建信用关系的媒介就天然具有了分配信用资源的职能。于是,就形成了这样的信用经济逻辑,信用生产→信用消费→信用资源→信用评级。评级通过构建信用关系分配信用资源影响消费和生产,评级成为信用经济的真正主宰。今天的世界经济已经是信用经济,是一种建立在债权债务关系基础上的经济,是由信用关系状态所决定的经济,因此信用经济治理主要是如何通过构建信用关系合理分配信用资源,运用负债形成的流动性创造出更多的价值,为此,就必须使用评级这个专门评判债务人信用风险的工具。以上分析揭示出,生产与信用、信用与评级是信用经济的两对矛盾,生产需要不断进行信用扩张来消费其产品,因此,生产与信用是顺周期力量;评级的责任是向债权人提供债务人安全负债的数量边界,因此,信用与评级是逆周期力量,这两对矛盾正是世界经济的内在运动规律。

(二)西方评级一直在扮演世界经济治理角色

西方评级主导世界经济治理是通过三种方式体现的:一是其直接评级;二是其评级思想被广泛使用;三是其评级已充分制度化。西方评级通过控制世界所有经济体进入资本市场融资的通行证,操控着全球信用资源分配。一直以来,西方评级就是信用无度扩张的直接推手,对此的判断标准是,债务增长与财富创造能力增长的关系。2008年比1998年,美国的国家总债务增长了122.0 %,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61.9 %,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比由269.7 %增长为369.7%;欧元区国家的总债务增长了111.2 %,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98.2 %,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比由271.1%  增长为289.0%;全球债务增长了114.1%,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101.7%,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比由228.4%增长为242.4 %2008年世界经济的债务规模与国内生产总值比为242.4 %2015年这一比例为286%。这几组数据所揭示出的是,世界经济增长是建立在债务大幅增长基础上的如果剔除国内生产总值中的虚拟成份,债务与财富创造的偏离度会更大,而且这一分析是以国内生产总值可以用于偿还债务为假设条件的,事实上是不可能把国内生产总值用于偿债的。超过财富创造能力的过度负债使债务增速极大地超越财富创造能力增速,证明了西方评级没有把世界信用资源引入有财富创造能力的经济体,导致信用资源占有与财富创造比例关系严重失衡,最终以危机的方式对这种不合理的比例关系进行调整。2008年后,西方评级主导世界经济治理的状态没有得到任何改变,它依然在扮演推动全球债务过度增长的顺周期力量角色,结果是国际债务规模峰值比危机前增加了40.4%,同期的世界经济增速却比危机前降低了40.3%。历史与现实反复证明,西方评级没有能力担当世界经济发展规律所要求的阻止债务无度扩张的逆周期力量责任,不仅导致现代世界经济治理的评级真正缺位,而且使评级成为掩盖信用风险的工具和世界经济治理的破坏力量。

(三)没有正确评级参与治理,世界经济就没有希望

世界经济治理的根本问题是,顺周期力量过于强大,逆周期力量完全缺失,彻底背离了生产与信用,信用与评级对立统一的信用经济发展规律。顺周期力量强大不仅体现在生产对信用扩张的内生动力,而且表现为现存国际评级体系的信用扩张推手作用;逆周期力量缺失则是现存国际评级体系完全没有承担阻止信用无度扩张的世界评级责任能力。什么是世界经济?世界经济是生产与消费这一对立统一关系的运动过程,若消费能力形成由当期创造的物质财富转变为依赖借贷消费未来可能创造的物质财富或虚拟信用关系时,世界经济就表现为生产与信用的运动过程,而由债权债务关系构建起来的信用端与生产端的平衡与否则决定着世界经济的状态。因此,建立在信用关系全球化基础上的世界经济治理任务是管理好需求侧的信用关系,阻止过度负债导致的生产与信用这一世界经济重大比例关系的失衡,让信用关系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发展的积极力量。从根本上说,对以信用关系为基础的世界经济治理就是用何种方式管理世界信用关系。对信用关系的管理就是要揭示出债务人的安全负债数量边界,信用评级是这一职责的天然担当者。如果不能构建起能够揭示信用风险的国际评级体系,就没有阻止信用泛滥的有效工具,就会加剧生产与信用的失衡状态,世界经济就必然以债务危机的方式寻找生产与信用的平衡。在这样的世界经济治理机制下,有效治理的希望在哪里?说到底,世界经济面临的信用危机是缺失正确评级的世界经济治理危机。

(四)将正确评级纳入世界经济治理体系最为重要的是变革思维方式

如何才能将正确评级纳入世界经济治理体系?最为重要的是运用体现信用经济发展规律的生产与信用,信用与评级两对矛盾对立统一认识方法,深刻总结世界经济治理的经验与教训,正确认识西方评级的错误与危害,构建世界经济治理新思维,真正解决治理什么,如何治理的问题。世界经济治理就是,运用正确的评级,合理分配信用资源,激励财富创造,实现债务规模与财富创造比例关系的平衡,防止世界经济的这一重大比例关系失调的根本办法就是管理好债权人与债务人构建起来的信用关系而管理信用关系的抓手就是正确评级。那么,如何区分正确与错误评级呢?评级就是算账,算清楚有多少可用偿债来源支撑偿还债务。因为财富创造能力是偿债来源的基石,评级的标准就应该是,预测偿债来源与财富创造能力的偏离程度,偏离越大,风险越大。用这种方法就可以正确判别和选择评级。有了在信用经济发展规律指导下的世界经济治理方式的思维变革,就奠定了将正确评级纳入世界经济治理体系的思想基础,就有条件把世界经济治理的着眼点放在构建一个代表人类社会共同利益,能够承担世界评级责任的新型国际评级体系上来。

改革不合理的国际评级体系,构建国际评级新秩序已成为2008年危机后人类社会的主流思潮 , 这本应是重构世界经济治理机制的一个历史拐点,但由于传统思维的根深蒂固和信用经济思维方式的缺失,构建新型国际评级体系并没有顺应历史需要提到世界经济治理议程,使世界经济至今尚未走出八年前的那场危机,而面临着新一轮全球信用危机的威胁。今天,在人们普遍担忧再次爆发危机的同时,构建新型国际评级体系的历史机遇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能否不再让这一机遇与人类社会安全发展擦肩而过,考验着我们的智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