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世界信用评级新格局 时间:2016-08-20 文章来源:dagong 责任编辑:

2016718日,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连维良出席世界信用评级论坛并致辞

“三大评级机构高度垄断全球评级市场有悖市场经济规律”、“传统的评级体系已不能适应全球经济发现的新趋势”、“必须将信用评级纳入世界经济治理体系……”2016718日,在世界信用评级论坛上,“重构世界信用评级格局”成为当天来自欧洲、亚洲、拉美及非洲等国家前政要、驻华大使、学者及商界领袖们讨论最集中的话题之一,这意味着全球市场已形成突破美国三大评级机构垄断、重建世界信用评级格局的强烈共识。

信用是现代经济社会运行必不可少的条件,信用评级直接影响企业的资产价格,评级结果直接决定企业的融资成本,制约着企业的生存与发展。可以说,信用评级变相地掌握着企业的生杀大权。对于主权国家而言,信用评级不仅影响着资本市场的稳定,而且与国家的金融话语权乃至金融安全息息相关。

作为占据了全球90%以上信用评级市场份额的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家评级机构在评级理念、评价标准、收费模式及监管方式等方面存在着天然的不足,随着世界多极化与经济全球化的进一步深化、资产证券化的进一步发展,这种不足逐渐成为制约三大评级机构做出客观公允判断的致命缺陷。尤其是在主权信用评级上,三大评级机构服务、服从于美国的国家利益,按照美国价值观进行国家政治排序,美国政治观察家洛甘·潘扎就曾一针见血地将标普评级定义为“政治游戏”,他们“把评级作为政治武器,而不是将其作为与政治无关的实际信用风险评估。”正因为如此,三大评级机构将引发2008年金融危机的房屋贷款抵押债券评定为“AAA”的最高级。在欧债危机爆发以后,三大评级机构频繁调降希腊、意大利、西班牙与葡萄牙等国家的主权信用评级,对投资者产生误导,加剧了欧洲债务危机和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不安。20163月,穆迪还将中国主权评级展望从“稳定”降为“负面”,在英国脱欧公投之后,标普和惠誉下调了英国主权信用评级,土耳其军事政变未遂之后,穆迪警告将其主权信用下调到垃圾级……这些放大不利因素、有失客观的评级判断屡次出现,引发市场的动荡与投资者的恐慌,削弱了公众对信用评级机构的信心,不断招致主权国家的抗议以及市场的质疑与批评。

正如世界信用评级集团董事长、大公国际评级集团董事长关建中在2016世界信用评级论坛上所言:信用评级关乎人类社会的安全发展,当前国际信用评级体系有利于将其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作为评级标准,这成为金融危机的诱因,它们已不能再肩负全球信用评级的责任。改革不合理的国际信用评级体系、构建国际信用评级新秩序已成为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主流思潮。

可喜的是,作为非主权、不代表任何国家和集团利益的国际机构——世界信用评级集团,正在按照信用经济和评级发展的客观规律,推广全球和本地信用评级方法,提高信用评级体系的可靠性、独立性和透明性,通过促进国际评级制度变革来打破全球评级垄断的现状。正如世界信用评级集团国际顾问理事会主席、法国前总理多米尼克德维尔潘,世界信用评级集团国际顾问理事会理事、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巴基斯坦前总理肖卡特阿齐兹与俄罗斯联邦前外交部部长伊戈尔伊万诺夫等联合发起的《将信用评级纳入世界经济治理体系倡议书》所言,世界信用评级集团正在使评级更加公正、多样和高效。

目前,世界信用评级集团正借助中国推进实施“一带一路”战略产生的大量评级需求,确立自身的市场地位。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世界信用评级集团必将打破三大评级机构的垄断,构建一个全新的公正、透明、均衡的信用评级格局,因为这是规律使然,市场所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