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准国家战略 大公的求索之路

发布时间:2017-07-12 15:51:18    点击:

  作为新兴国际评级机构,大公历经23年发展,从中国信用评级行业崛起的先行者到改革国际评级体系的倡导者,从肩负民族复兴赋予的评级责任的执着前行者,到创新一带一路资金融通模式的积极探索者,大公自身的发展轨迹正是中国信用评级业崛起于国际评级舞台、突破国际评级话语权壁垒、展现中国力量与智慧的真实写照。

  揭露西方错误评级思想 独立自主发展

  大公在创立初期,我国信用评级行业发展还处于萌芽阶段,评级技术和体系并不成熟,大公在彼时就坚定了实现中国信用评级突破发展的决心。与穆迪开展的为期3年的技术合作是大公实现评级技术弯道超车的战略体现,在此期间,大公潜心学习、沉淀,夯实了深厚的专业基础。然而,随着不断深入地对传统西方评级思想和理论体系进行研究和分析,大公逐渐发现了西方评级思想违背信用评级发展规律的错误和弊端,进而洞悉了一直以来掌控国际评级话语权的西方评级体系的逐利本质,其已不能发挥评级揭示信用风险、维护债权人利益的科学、公正的本源功能。2002年,大公拒绝了穆迪进一步合作的要求,毅然选择了独立自主的发展道路。决心和勇气可见一斑。

  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的爆发正是由于西方评级体系长期以来积重难返的错误和利益驱使下的不作为而人为制造的悲剧,其本质是一场不折不扣的信用危机。大公集团董事长关建中连续出版了《论信用危机》、《西方信用评级思想研究》等几部著作,直指现存西方评级思想的谬误,指出西方评级思想没有发现信用扩张持续超越物质财富创造能力是世界经济顺周期发展并积累信用风险的根本动因,未能运用评级的地位阻止顺周期风险,相反西方评级机构利用评级公权疯狂谋取私利而成为信用危机的制造者。2008年爆发于美国的全球金融危机其本质是一场信用危机,是穆迪、惠誉和标普这三大美国评级机构持续向市场提供错误评级信息导致的国际信用关系大破坏。

  自主发展的道路是充满荆棘和坎坷的,与中国实现经济腾飞的发展轨迹一样,大公在这条孤独和艰难的探索道路上付出了超乎常人想象的努力。大公信用评级原理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锻造而生的,大公信用评级原理第一次找到了评级的历史方位,第一次完整的阐述了信用评级思想,第一次创新了偏离度的思想。大公信用评级原理强调构建起决定偿债能力风险要素的分析逻辑,从偿债环境等8个要素,构成揭示债务偿还风险形成因素内在逻辑关系的方法理论。它的诞生填补了世界评级理论空白,具有划时代意义。

  成立世评集团 改革国际评级体系

  把握机遇,突破创新是大公的追求。成熟的评级思想理论和科学的评级标准的形成是大公全球化战略的坚实基础,在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反思金融危机爆发本质的背景下,改革国际评级体系、实现国际经济治理模式变革就成为大公踏上国际化发展道路的历史机遇。而这一历史机遇的实现路径就是世界信用评级集团的创建。

  中国作为一个债权资本输出大国,由于信用评级行业发展起步晚,无法和长期拥有国际评级话语权的西方发达国家抗衡。争取国际评级话语权、构建新型国际评级体系,是大公瞄准国家战略需要主动承担的历史责任。2013年6月,大公联合美俄评级机构在香港正式成立了世界信用评级集团,将大公改革国际评级体系的思想理论贡献给世界,设计“双评级”制度模式、构建新型国际评级体系。

  现存世界信用评级体系的变革已经迫在眉睫,作为世界信用评级集团董事长,关建中一针见血地指出,世界经济治理背离了信用经济发展规律,未将正确评级纳入世界经济治理体系。世界经济面临的信用危机是缺失正确评级的世界经济治理危机。而打破壁垒,构建新型国际信用评级体系,正是世界信用评级集团和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正在为之努力的目标。在西方信用评级体系没有能力担当世界经济发展规律所要求的阻止债务无度扩张的逆周期力量责任,成为掩盖信用风险的工具和世界经济治理的破坏力量的时候,大公所推动建立的世界信用评级集团毅然承担起揭示信用风险的责任。

  一带一路带来的评级体系变革机遇

  历经4年,占领全球评级90%的西方评级机构,利益纠葛,不甘心退出垄断地位。改革国际评级体系制度性的变革虽然得到了来自世界各界舆论的支持,但是真正实施起来,困难重重。显然大公在原有的框架内寻找、去架构一个新的评级体系必然不会顺利。

  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给改革国际评级体系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一带一路,这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全新的区域,在这个基础上建立一个服务于一带一路的新型评级体系,更容易达成统一的共识。一带一路评级体系完全是一个全新的起点,在新的框架下,人们更容易接受新的评级理论、评级思想、评级形态。大公响应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从一带一路资本互联互通出发,进行顶层设计,进行互联网时代的评级变革,也成了大公改革国际评级体系,争取中国国际评级话语权的起点。

  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为构建新型国际评级体系提供了更为广阔、崭新的空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饱受西方评级体系不公正评级带来的信用资源分配不平均的影响,大公的评级思想理论和模式正是改善这一困境的全新尝试,也是中国倡导一带一路合作共赢、惠及全球的具体体现。服务一带一路,寻求创新发展为大公再踏征程带来了新机遇。(文/付红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