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信用体系建设发展展望

发布时间:2017-07-11 10:42:21    点击:

  中国信用体系建设自2014年《规划纲要》发布已有近三年时间,各城市信用体系建设状况存在较大差异,质量提升将逐渐取代数量上的机械性发展成为引领中国信用体系建设的主旋律;中国体制的强大力量在推动信用体系建设的同时也为成为信息交互的最大障碍,而市场主导的发展模式则为信用体系建设模式提供多元选择。

  一、中国信用体系建设现状

  中国信用体系建设的帷幕刚刚拉开,政府、行业协会、市场主体都在各自领域努力探索信用体系建设模式,占有主动地位,力争在信用这一崭新的领域获得管理红利或经营红利。

  (一)国家部委信用体系建设重点

  纵向条线建设较快,以基础设施带动信用信息管理。

  纵向条线建设是指国家部委发挥在行政管理中的纵向管理优势。工商、税务等信息化基础较好的部门在信用信息归集方面具有天然优势,比如工商信息查询系统就为政府部门与社会共享其信息树立了良好标杆;在信用信息使用方面,税务部门利用其数据类型与企业经营相关性特点,与金融机构建立“银税合作”机制,全国金融机构运用纳税信用信息发放贷款达千亿元。高效利用信用这一社会管理工具,倒逼社会成员建立守信意识,长期将显著减少社会失信行为。

  信用基础设施建设是国家部委信用体系建设的重要抓手。“信用中国”集合了最高人民法院、安监总局、证监会等多部委信用信息,成为全球辐射范围最大的信用信息公示平台,体现了国家力量在信用体系建设领域的强大作用。

  (二)地方政府信用体系建设特点

  地方政府是信用体系建设的重要力量,其优势在于在地方上对下辖各部门、各区域的掌控力,能够从最基层取得信用信息,并实现信息跨越部门后的汇总共享。

  1. 城市信用体系建设进程差异较大,东部城市明显优于全国其他地区

  地方政府在信用体系建设上表现为城市间、区域间发展不平衡,东部经济发展较快地区明显优于经济欠发达地区。从中经网对2016年各城市信用体系建设状况评分来看,排名前十的城市

  中,东部发达地区包揽全部10个席位,以浙江、江苏和山东居多;排名后十名的城市则分布在东北、西北和广西等地区(参见表1)。

  2. 已将信用产品应用到社会生活并且效果良好的城市,信用体系建设水平较高

  城市根据信用体系建设完成情况可分为三个阶段:规划阶段、基础设施建设阶段和产品应用阶段。处于前两个阶段尚未形成信用体系完整逻辑,产品应用才代表信用体系建设成果的实现。

  (1)缺乏科学、完善的顶层设计严重阻碍处于规划阶段城市的信用体系建设发展

  目前中国绝大部分地区已有顶层设计成果。处于规划阶段城市的特征为,信用体系建设停留在顶层设计阶段,完成的主要工作为参照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编制规划及行动计划,未有具体落实行动。在“规划”这一为数不多的成果中,内容没有完整设计或更多亮点,信用体系建设效果也难指望有明显突破。

  (2)只注重形态而非内容成为以信用基础设施建设为主要工作城市的通病

  处于基础设施建设阶段城市的特征为,以信用信息数据库和信用信息管理平台或公共服务平台为信用体系建设实施重点。数据库和平台是信用体系建设要素中看得见摸得着的必要组成部分,易操作见效快,能够迅速提升城市在全国中的信用体系建设排名,因此在政府信用体系建设工作招标内容中,平台类建设占有绝大比重(参见图1);现实是,城市信用信息数据和平台建设通常委托软件开发公司,导致平台徒有框架缺乏内容(参见图2),以致后期需要通过二期、三期工程进行改造。

 

  (3)产品应用是城市将信用体系建设内化到城市发展中的根本途径和最终归宿

  处于产品应用阶段的城市最具有创新性和实践精神,这一阶段城市的信用体系建设模式是挑选政务、商务、社会中的某一个场景作为信用信息产品应用环境,将信用理念和产品迅速植入社会生活,使信用体系建设快速见效。

  产品应用阶段城市信建模式的特点在于打通了信用与资源的交换逻辑,赋予信用在市场和社会生活中的生命力。

  (三)行业协会在信用体系建设中的作用

  具有中国特色的行业协会正在凭借自身优势寻找在信用体系建设中的位置,对信用服务机构来说是竞争也是机遇

  与新加坡行业协会的地位不同,中国对行业协会的定位类似于政府派出机构,从组织上来看,行业协会的主管领导很多由主管部门的老领导担任;从职能上看,行业协会协助政府的社会管理职能是主线。因此,与新加坡由行业协会主导信用体系建设,行业内企业组成共享信息、共用服务团体的模式不同,中国行业协会并非自发成立的组织,无法主导中国信用体系建设工作。

  作为中国信用体系建设真正主导者,政府又缺乏人员专门从事信用体系建设工作,此时与行业内主要企业有密切联系、人员较充裕的行业协会则成为政府的最重要助力;对于信用服务机构来说,行业协会的加入既是竞争又存在机遇。竞争体现为,部分行业协会如中电联在全国有较完整的组织体系且以为会员企业提供评级服务作为一项重要收入来源;机遇则体现为,与这类行业协会深入合作给予信用服务机构更深入行业的机会,且多数行业协会仍然要依靠信用服务机构的声誉、专业和人力提供评级服务。综合以上来看,行业协会的加入总体利大于弊。

  (四)市场主导下的信用体系建设模式

  拥有庞大客户群体的市场主体逐渐成为信用体系建设的有生力量

  市场作为信用的主战场,催生了很多信用体系建设应用场景,并在局部形成了信用的自循环。这种自循环的代表模式就是电商平台,这些平台以平台上发生交易为信用记录来源,构建评价体系,并将评价结果应用于交易场景。

  与城市、行业信用体系建设相比,市场主导的信用体系建设模式有以下两个特点:一是信用记录来源与信用评价应用场景一致,自产自销,逻辑简单;二是信用记录数据项较为单一,无需与其他来源数据进行交换,一种行为定乾坤,操作简单。这种简单的信用体系建设模式在实践中表现出实用性,但也是信息壁垒下的妥协。

  二、中国信用体系建设的问题与原因

  通过以上对中国信用体系建设四类主要参与主体在信建工作中的特点和作用分析,可以发现中国信用体系建设仍存在很多问题。

  1. 对信用体系建设的认识不足、专业不足导致政府信用体系建设形式大于实质

  在国家各部委的领导和敦促下,多数城市已经完成顶层设计和数据库、公共服务平台等基础设施建设。但平台中内容并未对市民生活和政府管理有更多影响,平台内容雷同缺乏信用的应用与互动,并未真正形成信用“体系”。

  从根本上看,信用体系建设存在的问题主要源于政府对信用体系的认识和专业性不足。只有形成“信用记录-评级结果-社会资源”的闭环,才能打通信用体系建设的任督二脉,使信用管理切实成为有效的社会管理方式。

  2. 信用信息壁垒难打破,对权力的固守是根本原因

  信用信息交换共享是信用体系建设的关键。“信用中国”虽然在全国范围内最大限度上做到了信息共享,但并未对收集信息进行最大化利用;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掌握中国最核心、数量最多主体的关键信用信息,但也仅限于银行体系内部使用,难以满足当前金融市场多元化发展对信用信息的需求。

  交换技术不是信用信息交换共享的门槛,如何使信用信息保有方愿意提供数据才是信用信息交换的根本问题。尤其对于政府这样不以盈利为目的又掌握中国最多信用信息的机构,对信息的掌握意味着对权力、对体系的掌控,如何能够使其放下对权力的固守才是真正的难题。

  市场力量也许会成为信用信息交换的新领航者。德国信用体系建设经验证明,由央行进行封闭模式下的信用__体系建设无法满足社会发展需求,因而最终形成政府与市场双重力量下的信用体系。中国当前由政府主导的信用体系建设模式与德国相似,但若信用信息交换无法满足社会需求,则市场主体可能成为引领信息共享的主力军。

  3. 信用产品应用场景缺乏造成信用数据大量沉睡,信用表现与资源的匹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各级政府对信用信息如何使用一头雾水,造成信用数据大量沉积。信用产品应用场景设计是信用服务机构的专业优势,其实质在于建立主体信用表现与政府、社会、金融资源建立联动关系。信用体系建设的本质就是通过解决由信用信息不对称造成的资源错配问题,因此,只要是需求大而资源供给少的场景都能应用信用产品。

  三、中国信用体系建设发展趋势

  基于中国信用体系建设发展现状和问题分析,我认为未来两年信用体系建设将出现如下特征:

  (一)政府主导、行业协会参与、信用机构服务的模式正逐渐形成

  “政府+信用服务机构”模式在中国信用体系建设领域是必然选择,政府有其行政权力、社会责任和数据优势,信用服务机构则长于在信用服务领域的专业能力和职业定位。

  与上述两者相比,行业协会并不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然而与政府的天然联系,加上与行业内重点企业长期合作关系,使行业协会成为政府主导的信用体系建设模式的重要助力。政府、行业协会、信用服务机构三人行模式在发改委的推动下正在悄然形成。

  (二)信用产品应用场景的扩展将引领信用体系建设本质性提升

  发展至如今,部分城市信用体系建设已经遭遇瓶颈,仅有顶层设计和基础设施建设并未将信用管理转化为有效管理手段。

  信用产品应用场景的设计是整个信用体系建设的关键所在,在各部门、各领域、各环节寻找信用产品应用场景并以此为抓手进行体制机制设计、信用信息采集、信用基础设施建设和信用评价,建立如都江堰旅游行业信用管理模式和上海市信用消费模式这种倒逼机制,才能使引领城市信用体系建设质量本质性提升。

  (三)对信用应用的渴求和市场力量的快速发展使市场主体能够成为推动信用体系建设的重要力量

  市场力量在信用体系建设领域的作用不容忽视。与政府为履行社会责任而建立信用体系的动机相比,市场力量为维持自身经营,有进行信用管理的内在动力;在信用信息和信用产品交换共享方面,市场主体的逐利性动机和自身经营对信用信息的渴望使市场主体更容易成为信用信息交换的主流。

  综合来看,中国信用体系建设尚处于少年期,信用产品应用将成为引领中国信用体系建设质量本质性提升的关键。“政府+信用服务机构”模式仍然是中国信建模式的最佳选择,而行业协会参与所发挥的作用也不容忽视。虽然各方对信用信息的吝惜阻碍了信用体系建设发展,但中国体制的强大力量和市场力量对信用管理这一工具的应用都将持续助推中国信用体系建设发展进程。(文 / 李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