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集团新闻 > 大公动态
大公动态

应对信用危机 重构国际评级体系

发布时间:2018-07-17 14:53:09    点击量:

  十年前,一场震荡全球的金融危机,至今在世界上留有深深的印记。当人们屡屡提及2008年那场金融危机的教训,评说如何打破十年一次世界金融危机的诅咒时,西方评级体系的错误不可回避。旧有评级体系造成了信用危机,最终酿成了一场金融灾难,对这一事实的揭示正是由大公来完成的。全球信用危机的爆发和蔓延,凸显了信用评级对人类社会安全发展的重要性。阻止下一场金融危机的爆发,其解决之道依然需要从信用评级本身的发展规律上寻根溯源,重构国际评级体系的使命,任重而道远。

  西方评级违背信用经济规律 大公向旧势力发起挑战

  由发达国家构成的世界最大债务体系,违背其实际偿债能力,凭借所掌控的国际评级话语权给予自身高信用等级,向全世界投资人掩盖了信用风险,最终引发了十年前那场震荡全球的信用大地震,人类经济史上前所未有的世界信用危机爆发,对人类社会的生存发展造成了深远的影响,而这种威胁在十年后的今天,依然滋生蔓延。世界经济、金融局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全球经济在遭遇经济危机后缓慢复苏,但摆在面前的现实是,各国债务大幅积累、货币政策分化、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新的危险因素正在酝酿形成,危机四伏。

  历史证明,旧有的国际评级体系已经不能满足新世界的评级需求。

  2008年10月,中日韩评级论坛在日本东京举行。在这场论坛上,大公代表中国,代表新的评级力量,向世界首次发表宣言,历史性地发出“改革国际评级体系”的重要倡议。

  两年后,大公正式发表《改革国际评级体系,推动世界经济复苏》等系列文章,向引燃世界经济危机的旧有信用评级体系“宣战”。

  西方评级机构违背信用经济和评级发展规律,高度意识形态化的评级标准导致了国际信用体系的高度泡沫化。为避免评级悲剧再次重演,就必须重构国际评级体系。而这一攸关人类命运的评级重构,不可能由既得利益的发达国家来完成。出于自身利益的需要,手握“金话筒”的西方评级体系不存在自我变革的可能。

  2010年,大公正式对外发布国家信用风险报告和首批50个典型国家的信用等级。这是世界第一个非西方国家评级机构首次向全球发布的国家信用风险信息,拉开了来自东方的新兴评级力量挑战传统西方评级世界的大幕。

  此次发布也成为了大公争取国际话语权的第一个从真理走向实践的标志性事件。在这次发布中,大公评定美国主权信用等级为AA,展望为负面。在此之前,美国一直把拥有最高信用等级作为国家强大的象征之一,并认为其AAA国家信用是永恒的。大公,打破了世界头号信用帝国的“神话”。

  大公做出的这一举动,被人评说“挑战权威”,世界哗然。此后的八年时间里,大公针对美国债务风险加剧、四次下调美国评级至BBB+。

  大公坚持国际公理的举动让世界各国点赞。英国媒体说,中国发布的主权信用报告描绘的是一幅全球信用评级的“革命性图景”。意大利的媒体评论,不管大公评级的结果多么令人瞠目结舌,不管人们是否接受这样的评级结果,但一个新的国家信用评级体系就此诞生,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欧洲央行行长说,世界不能只有三大评级机构的声音。

  世界信用评级集团成立 超越藩篱承担评级责任

  大公让人们重新认识到,变革国际评级秩序,成为人类发展、时代进步的迫切需要。在大公的倡导下,一个制衡旧评级体系的新生力量——世界信用评级集团诞生了。

  2011年2月16日,关建中在马来西亚举行的亚洲债券市场论坛上发表“改革国际评级体系需要新思维”,正式提出建立世界信用评级集团的构想。以此为标志,大公开始了推动国际评级体系改革的实践。

  2012年10月24日,由中美俄三国本土机构发起成立世界信用评级集团的消息在北京公诸于世。

  2013年6月25日,世界信用评级集团在香港正式成立,成功召开了世界首次“改革国际评级体系论坛”,并在2015年、2016年,连续举办世界信用评级论坛,引发全球关注。

  世界信用评级集团就是一个代表人类社会共同利益的非主权性质的国际评级机构,它由各个国家的代表机构投资组建,其使命是推动建立一个新型国际评级体系,通过参与各国评级事务向世界提供一致性、可比性的评级信息承担起世界评级责任,计划用十年时间形成新型国际评级体系的基本框架。

  世界信用评级集团的成立,标志着大公推动改革国际评级体系迈出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步。大公倡导建设的新型国际评级体系,超越意识形态藩篱,超越社会制度对立,超越国家发展水平差异,具有巨大的历史进步性。

  至今,大公集团已对外发布100个国家的主权信用等级报告。

  现代信用危机学说填补人类空白

  西方评级体系对信用经济规律的违背,导致了信用危机。而这一旧有体系的理论缺失造成了它的先天缺陷。应对信用危机,重构国际评级体系,先进的评级理论学说需要贯穿始终,指导实践的大步探索。

  在大公诞生之前,评级理论的缺失使得人类评级百年的发展史始终不够完整。意识形态化,霸权主义的西方评级思想让评级世界蒙羞。

  大公的理论建树始于对经济危机的深刻洞察。从上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开始,人类社会就没能逃出周期性经济危机的魔咒。通过研究评级规律,大公从危机中发现了评级真理,找到了“生产与信用,信用与评级”经济社会发展的两对矛盾,揭示了推动现代信用经济发展动力的顺周期与逆周期对立统一规律,评级则处于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它通过揭示最大安全负债数量边界,阻止信用无度扩张而承担着逆周期力量责任。

  大公明确提出,2008年的经济危机实质是一场信用危机。统治评级世界百年的西方评级体系利用了自己手中的评级“话筒”,欺瞒了世人。大公发现的这一评级真理,成为创建现代信用危机学说的实践基石。

  为预防评级危机重演,大公提出了构建国家信用体系和国家评级体系的思想。2010年,大公按照主权信用风险形成规律,首创新型主权信用评级方法。

  2014年3月25日,大公创建的具有时代特色、体现评级规律的《大公信用评级原理》一书正式出版,把百年信用评级提升到了一个新的理论高度。这是大公在揭示全球信用危机本质和揭露西方评级思想错误的基础上,构建的现代信用评级理论新体系。

  2016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六次学习时提出,推动建设中国社会信用体系。对此,大公迅速组织力量研究论证。2016年9月26日,关建中董事长所著的《中国信用体系建设蓝图》正式出版,是我国第一部揭示信用关系社会化背景下社会管理模式转型必然性的重要专著。

  2017年8月8日,关建中董事长将其过去十年间所撰写的超百万字各类专著归纳精选,集结成册,出版了《信用思想选集》,从研究信用经济社会的最基本规律出发,从逻辑上进行严密推导并构建相应的理论,该专著的出版发行,正式确立以揭示“两对矛盾”为核心的现代信用危机学说。这一重大理论创新,成为大公一系列改革实践的指路明灯。(文/韩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