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内融资平台信用风险分析

发布时间:2017-12-05 17:08:19    点击:

  本文在梳理河南省经济发展及财政情况的基础上,结合区域内融资平台的发债规模、信用水平和财务特征,对区域内信用风险进行了分析。

  一、区域经济分析

  (一)全省经济概况及与全国比较

  河南省地处我国沿海开放区与中西部地区的结合部,是我国经济由东向西梯次推进发展的中间地带,是我国承东启西、连南贯北的现代综合性交通枢纽,亦是丝绸之路经济带西向、南向和连接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交汇点,目前全省已形成铁路、公路、航空等相结合的综合性交通运输体系。

  经济规模较大,经济发展水平不高,经济增速保持稳定。从经济规模来看,2016年河南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40,160.01亿元,居全国各省级行政单位第5位,但受人口众多影响,同期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为42,247元,处于全国较低水平;2017年1~6月,河南省完成地区生产总值20,307.72亿元。

  从经济结构来看,近年来河南省经济结构不断优化,第一产业占比不断下降,第三产业占比逐年上升,三次产业比例由2014年的11.9:51.2:36.9调整为2016年的10.7:47.4:41.9。与全国及典型省份相比,河南二产占比较高。第二产业方面,2016年全省高技术产业和高成长性制造业增加值分别同比增长15.5%和10.6%,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分别为8.7%和48.4%。第三产业对地区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由2011年的44.6%调整至2016年的51.2%,第三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不断提升。

  (二)省内各区域发展情况对比

  河南省正在着力构建以中原城市群为主体的城市化战略格局。坚持“核心带动、轴带发展、节点提升、对接周边”的原则,促进郑州、开封、洛阳、平顶山、新乡、焦作、许昌、漯河、济源9市经济社会融合发展。构建“米”字型发展轴,依托陆桥通道,强化郑州、洛阳、开封市的重要支撑作用,发挥商丘、三门峡等城市的支撑作用,形成沿陇海发展轴;依托京广通道,发挥安阳、鹤壁、新乡、许昌、平顶山、漯河、驻马店、信阳等城市的支撑作用,形成沿京广发展轴;依托东北西南向、东南西北向运输通道,培育新的发展轴,形成“米”字形重点开发地带。

  从经济规模来看,河南省内各区域经济发展水平较为均衡。2016年省会城市郑州GDP占河南省的19.9%,占比较低;洛阳和南阳GDP规模超2,500亿元,经济规模较大;许昌、周口、新乡、焦作和信阳等城市GDP在2,000亿元~2,500亿元之间,经济规模居中,安阳、驻马店、开封和平顶山等城市GDP规模在均未超过2,000亿元,经济规模较小。

  经济增速方面,2016年,除平顶山外,其他主要城市GDP均保持在8%以上的高速增长,但整体增速较2015年有所放缓。经济增速较低的平顶山和安阳主要依赖煤炭和钢铁等传统产业支持,存在较大的经济转型压力。

  (三)区域内房地产市场分析

  2016年,河南省房地产开发投资额为6,179.13亿元,占固定资产投资的15.54%,同比增长28.2%,高于全国同期增速21.3个百分点,对河南省经济发展的拉动效应明显。同期,商品房销售面积1,1306.27万平方米,同比增长32.1%,商品房销售额增长42.3%。各地级市2016年房地产投资增速整体高于2015年,其中,郑州和新乡的房地产投资额增速均超过35%,增速较高,主要由于新乡的地理位置距离郑州较近,受益于郑州房价上涨的带动效应,2016年房屋销售面积大幅增加,开发商补库存意愿较强。商丘和安阳2015年房地产投资增速较高,2016年房地产投资增速有所放缓。平顶山2016年房地产投资负增长。整体来看,郑州、洛阳和新乡房地产投资额和增速均处于较高水平,将有效的拉动土地出让,对地方基金预算收入的保障能力较高;平顶山房地产投资增速大幅下降,需警惕未来基金预算收入下降风险。

  二、区域财政及金融环境情况

  (一)财政收入情况

  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来看,河南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较大,处于全国中上游水平,2014~2016年分别为2,739.26亿元、3,016.10亿元和3,153.50亿元,虽受宏观经济放缓、供给侧改革持续推进以及“营改增”政策性减收等因素影响,近年来河南省税收收入增速有所下滑,近三年分别为10.50%、7.70%和2.73%,使得其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呈放缓态势,2014~2016年分别为13.40%、10.10%和8.00%,但仍明显快于全国同期增速。

  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结构来看,税收收入构成河南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主力,2014~2016年全省税收收入占其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1.24%、69.67%和68.44%;2017年1~6月,该比重虽略降至68.03%,但全省税收收入同比大幅增长13.7%,仍为拉动地区公共财政收入增长的核心力量,河南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稳定性较好。

  受“营改增”及结构性减税影响,河南省内工业基础较好的郑州、洛阳和南阳等市2016年一般预算收入有所增长,工业基础较差的许昌、周口和安阳等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绝对值有所下降。整体来看,各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放缓,各市之间的财政收入有所分化。

  2015年,河南省各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增速差别不大,但2016年以来,省会城市郑州房价出现较高幅度的上涨,房地产市场火爆,带动土地市场量价齐升,以土地出让收入为主的基金预算收入大幅上涨。而其他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基调仍以去库存为主,政府性基金收入增幅有限,个别房地产库存较为严重地区甚至出现负增长。整体来看,各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差距日益扩大,受房地产市场景气度影响,基金预算收入政府增速分化明显。

  (二)区域金融环境

  2016年,河南省金融机构存款余额为5.4万亿元,增长13.3%;贷款余额3.65万亿元,增长16.1%。郑州市和洛阳市存贷款规模最大,合计占全省总存贷款余额的44.43%与50.50%,金融集聚效应明显。其他地级市存贷款规模差距不大。

  从人均方面来看,郑州市人均存贷款规模最高,分别为19.86万元和16.12万元,许昌和焦作存贷款整体规模较小,但人均存贷款规模靠前;周口市人均存贷款规模最小,分别为2.72万元和1.11万元。

  (三)整体实力

  从经济总量(30%)、房地产投资额(15%)、一般预算收入(30%)、基金预算收入(15%)和区域金融环境(10%)等方面按照不同的权重进行综合评分。

  综合实力最强区域是郑州、洛阳和南阳,综合实力较强的区域是新乡、许昌和周口。

  三、区域债务分析

  债务方面,根据财政部的相关规定,地方政府债务实行限额管理。近年河南省政府债务限额稳步增长,2017年末,全省政府债务限额较2016年末进一步提升11.8%至7,265.50亿元,其中,一般债务限额4,935.20亿元、专项债务限额为2,330.30亿元;2017年,财政部核准的全省新增债券额度为766亿元,较2016年大幅扩容40.6%。

  债务余额方面,截至2016年末,河南省政府债务余额为5,524.95亿元,其中,一般债务3,896.56亿元,专项债务1,628.38亿元,均未超过财政部规定的债务限额,政府债务规模较2015年末仅增长1.30%;全省政府或有债务2,282.54亿元,其中: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344.13亿元,政府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1,938.41亿元,政府各类或有债务规模不断下降。

  整体上看,河南省政府债务规模较大,但债务增速控制较好,未达到财政部核定的债务限额。河南省政府直接债务/一般预算收入为175.42%,政府债务水平在全国范围内处于较低水平。

  四、区域城投主体分析

  (一)河南省城投债发行及融资平台情况

  2014年以来,河南省城投债各季度发行规模波动较大,整体来看,受43号文影响,2014年4季度,河南省城投债发行处于历史低点,为10亿元,此后于低位徘徊。2016年前三季度,融资政策相对宽松,且融资成本较低,河南省城投债发行规模逐季大幅增长,在2016年三季度达到165.4亿元,为历史最高水平。但2016年四季度以来,受资金面紧张影响,城投债发行节奏放缓。

  城投债存量方面,截至2017年9月末,河南省城投债余额为1,243.6亿元,其中2017~2018年到期规模分别为20.0亿元和70.2亿元,规模较少,由于2016年发债规模较高,债券整体到期时间在2021年及以后年度,城投债到期期限较长。

  分区域看,郑州市存量城投债规模为334.9亿元,占全省存量城投债规模的28.54%;洛阳和许昌存量城投债规模较高,分别为99.00亿元和88.10亿元;安阳和新乡存量城投债规模最低。

  截至2017年9月末,河南省公开发债的融资平台共有51家,其中郑州市融资平台为22家,数量最多;洛阳、许昌等区域性经济强市各拥有4家融资平台;南阳、焦作、开封等经济规模较小的地级市平台企业为1~3家。整体来看,与其他省份相比,河南省内融资平台数量较少。

  从平台层级来看,河南省内市级平台占据主流,行政等级相对较高。市级平台共有30家,各地级市至少有一家市级融资平台;区及融资平台共有3家,全部位于郑州市;县级融资平台13家,郑州市下辖县级平台7个;园区融资平台5个,分别位于郑州、洛阳和南阳。

  (二)平台主体财务及信用评级情况

  从河南省内融资平台公司的资产和负债的总量与增速来看,2013年以来,融资平台资产和负债规模增速较快,2017年6月末,融资平台的资产总额为11,735亿元,负债总额为6,677亿元,资产的年均增长率为16.27%,负债年均增长率为26.65%,负债增速超同期GDP及财政收入增速。资产负债率逐年上升,由2013年末的40.42%增至2017年6月末的56.90%,上升了16.48个百分点。

  政府占款方面,与其他地区相比,河南省城投企业政府占款规模较低,但近年来政府占款规模持续增长,由2013年末的839亿元增至2017年6月末的1,858亿元,年均增长率为25.50%。政府占款率由2013年末的21.92%增至2017年6月末的36.73%,区域城投企业与政府往来密切,政府占款较为严重。

  主体评级方面,河南省内发债主体信用级别主要集中在AA~AA+,AA平台居多,占比达74.51%;三家AA-平台,一家AAA级平台。

  (三)融资平台偿债保障情况

  随着3年地方政府债务置换趋近尾声,政府与企业的债务边界范围逐步厘清,融资平台与政府的信用关联性将降低。但地方政府作为融资平台的业务发包方和全资股东,融资平台自身的财富创造能力和外部资金支持等可用偿债资金来源取决于承建的地方基础设施项目投资额和政府占款的结算情况。我们可以用地方财政收入(一般预算收入+基金预算收入)来衡量地方政府与融资平台之间账款的结算能力,该指标可以衡量融资平台获得的偿债保障情况。

  郑州市由于融资平台较多,近年来城市建设投资额高,融资平台总有息债务余额高,将近4,800.00亿元,融资平台有息债务/地方财政收入为3.1,偿债压力最高。洛阳市、开封市和焦作市等地区的融资平台有息债务/地方财政收入均超过1.0,偿债压力较高。

  五、结论

  河南省区域位置优越,人口优势明显,矿产资源丰富,近年来经济及财政收入增速较快,经济总量和财政收入规模在全国排名较为靠前,河南省政府债务规模较大,但债务增速控制较好,未达到财政部核定的债务限额,区域偿债环境较好。作为经济大省,河南省内融资平台数量较少,且多数为市级平台;存续城投债规模较少且集中在2021年及以后年度到期,短期偿债压力不大;融资平台债务率及政府占款率逐年提高,但整体债务规模和政府占款规模较小。总体来看,郑州市和洛阳市城投债发行规模和融资平台有息债务余额均处于较高水平,但由于综合经济实力最强,且在区域规划中处于核心地位,债务违约风险较低。开封市和焦作市综合经济实力较弱,城投债发行规模和融资平台有息债务余额较高,偿债风险相对较高。平顶山市融资平台有息债务规模较小,但由于依赖于煤炭资源,处于经济转型期,近年来GDP和一般预算收入增速较低,且2016年房地产投资额负增长,需关注经济下行风险。(文/惠亚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