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政策推动保险行业市场改革

发布时间:2017-10-12 16:14:36    点击:

  2017年以来,中国财寿险保险公司在中国保险监管委员会(以下简称“保监会”)相关政策推动下分别进行了不同程度的业务结构调整。其中,寿险公司受限售令的制约,逐步从中短期存续产品销售为主向长期期缴保障型产品销售转型;财险公司则受费率改革压力的影响,将车险产品为主的业务结构向非车险业务领域拓展。此外,保监会对外发布了偿二代二期方案征求意见稿,针对使风险资本计提更符合时间风险和发展更为全面的风险管理体系两方面提出了改革计划。此次业务结构调整及监管要求的修改对保险公司信用风险均产生正面影响,以下为详细分析。

  一、2017年上半年,寿险公司新业务价值指标增长强劲,且投资表现普遍有所提升,对寿险行业信用风险有正面影响。

  在2016年保监会对保险公司中短存续期产品的限售令作用下,寿险公司产品结构转型初见成效(图1)。2017年上半年,寿险新业务价值平均增长率达52%,增速超签单总保费增长率的近三倍(表1);寿险公司新业务价值指标是衡量新保单未来产生利润的经济指标,该指标的增长反映了寿险新产品销售持续由趸缴中短期储蓄类产品向期限更长的期缴储蓄和保障型产品的转型。虽然随着寿险产品转型的推进,原保费增速与2016年同期相比有所下降,其根源来自短期储蓄型产品(特别是万能险保单)销售的减少。从产品角度来看,万能险产品基本是指大众市场的储蓄型产品,结算利率较高,保费支付期较短,手续费较低,保障成份较少。从风险积累角度来看,万能险产品为保险流动性带来极大隐患,此次产品转型有望缓解保险公司流动性风险,并对寿险公司信用风险控制产生积极作用。

 

  此外,因A股市场回暖,寿险公司投资收益率企稳且普遍有所提升(表2)。但是,应该注意到,由于债券收益率水平较低,导致保险公司投资组合仍旧倾向于股票投资及长期股权投资等高风险资产配置,截至2017年6月底,寿险公司此类投资占比达41%,同比增长4.4%。在宏观利率较低大环境下,寿险公司仍旧持续其较高的风险偏好,将使其信用风险面临一定挑战。

  二、受车险费率改革的影响,2017年上半年财险公司业务结构由车险向非车险业务转型的步伐加快,对财险公司信用风险有积极作用。

  2016年7月非强制车险费率改革政策的出台,为财险公司在费率制定方面增加了灵活度的同时也加剧了行业内的市场竞争,但毋庸置疑,该项政策的出台促进了财险行业产品由车险业务为主向非车险业务领域的发展。2017年上半年,非车险业务同比增幅达28%,车险业务增长率仅为13%(表3),由此可见,财险公司业务结构由原本的车险为主逐步向非车险业务转型。2017年6月车险费率改革已进入第二阶段,费率调整幅度进一步扩大,这将制约财险公司车险业务的承保盈利能力,使其盈利能力面临更大挑战,迫使财险公司进入非车险领域。2017年上半年平均综合成本率为97.5%,与2016 年上半年的97.3%基本持平。这反映了在车险费率改革之后费率下降造成的平均赔付率上升,以及监管部门控制保单获取成本过高的举措所带来的费用率下降。鉴于车险业务竞争激烈,预计未来中短期内承保盈利能力不会显著改善。

  此外,财险公司资本状况较为良好,财险公司在风险导向偿付能力体系(以下简称“偿二代”)下的偿付能力充足率稳定在较高水平。截至2017年6月底,资产加权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73%,相较于2016年底的281%有小幅下降,主要源于非车险业务增长加速。在不发生巨灾赔付的情况下,预计未来中短期内财险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将保持在现阶段水平。

  三、偿二代二期工程建设方案的征求意见稿发布对保险公司偿付能力提高起到积极作用。

  保监会于2017年8月4日发布了偿二代二期工程建设方案的征求意见稿,预计将在三年内实施完成。征求意见稿主要在使风险资本计提更符合时间风险和发展更为全面的风险管理体系两方面提出了改革计划。其中,在风险计提方面,保监会将修改部分资产类型和保险业务的最低资本准备,在风险管理体系方面,将对压力测试、流动性测试、风险综合评级(IRR)和偿付能力风险管理评估(SARMRA)等方面制定出进一步细化标准。

  此次征求意见稿的发布主要针对保险公司激进投资策略作出相关限制。首先,保险公司另类投资的占比逐年上涨,使得复杂的投资结构掩盖了保险公司的真实风险敞口;其次,保险公司对储蓄类产品的长期依赖对其流动性风险具有负面影响。

  在当前的风险资本计提机制下,保险公司更加倾向于利用风险计提比率较低(15%)的长期股权投资作为其首选资产配置,这将导致保险公司面临严重的单一投资集中度风险,从而影响保险公司风险水平。拟修订的征求意见稿就保险公司长期股权投资、房地产及基础设施投资等权益类和另类资产的最低资本标准进行了修改,促使以上类型的风险资本计提与其实际风险更为相符,并在偿付能力比率计算中确定实际资本和风险资本计提时计入相关表外业务,此举将限制保险公司使用复杂、不透明的结构来掩饰其对高风险投资的真实敞口,进而改善保险公司投资组合配置。

  针对保险产品方面,文件指出,保监会将完善风险保障型业务的资本标准以改善承保盈利能力,这将促使保险公司加大对保障型产品的重视并降低对单纯利差益的依赖。

  随着银行、资产管理、证券及互联网金融等非保险业务逐步加入保险集团业务范围,此次征求意见稿也将对保险集团进行进一步的资本细分要求,改变偿二代一期的单一框架模式,从而控制业务关联风险,对保险行业整体信用风险实行更有效的监管。(文/冯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