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取消外汇风险准备金释放维稳信号,人民币升值是否走到尽头?

发布时间:2017-09-26 09:11:36    点击:

  央行于近日下发《关于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的通知》,宣布从2017年9月11日起,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下调至零。此次央行取消外汇风险准备金释放出汇率维稳信号,不排除央行有进一步动作。虽政策信号意义大于实际影响,但人民币预期发生悄然转变,多空势力博弈渐起,一改单边升值压力。预计到2017年年底人民币涨势将收窄,汇率企稳,双向波动加剧。2018年,若央行推出进一步汇率预期管理措施,人民币汇率升值或将终结。

  一、 外汇风险准备金的立与废

  外汇风险准备金是央行于2015年推出的一项旨在抑制人民币贬值趋势的政策工具。2015年人民币中间价改革后汇率承压,在浓厚的贬值预期下,远期购汇规模飙升(图1)。由于签订远期售汇合同的银行需要在即期汇率市场购入美元抛售人民币,在银行间市场形成大量人民币卖压,严重放大贬值预期的作用。这种现象曾主导“811”汇改后的人民币贬值道路。2015年9月,央行在此背景下推出外汇风险储备工具,要求银行将代客远期购汇业务总额20%的美元本金的存到央行,冻结期为一年,无息。这项政策造成的银行远期购汇业务成本迅速上升。最终,银行将资金成本转嫁至客户,远期市场投机热情显著降温。央行借此打击了人民币空头与跨境套利势力,稳定住了人民币汇率。

  2017年以来,人民币汇率升值劲头强劲,出口增速下挫,引发人民币过度升值隐忧,成为取消外汇准备金的主要原因。人民币此轮强势升值由美元疲软主导,在国内经济基本面良好、中美利差走扩、人民币中间价“逆周期”调节因子等因素利好下人民币持续走强。2017年9月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突破6.5,创两年新高(图2)。外汇储备自2017年1月开始连续三个月环比上涨。强势人民币的影响逐步体现在出口数据上,2017年8月美元计价的出口总额季调同比下降4.7个百分点至4%。人民币升值势头强劲,与央行“基本稳定,双向波动”的政策指导方向发生背离,其对出口的打压引发央行对人民币过度升值的隐忧。加之减少干预是人民币国际化再度提上日程的必要举措,取消外汇风险准备金成自然之举。

  二、取消外汇风险准备金,央行释放什么信号?

  央行此次释放的政策信号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央行通过取消外汇风险准备向市场释放一定的维稳信号:央行对人民币升值忧虑正在上升,若未来人民币继续走高,其可能推进实质性调控措施。人民币今年以来的强势表现及出口数据下挫引发央行人民币过度升值隐忧,是央行取消外汇风险准备金的一大诱因。央行此次取消外汇风险准备金,旨在为人民币升值预期降温,防止人民币的升值预期形成“羊群效应”,进一步推高汇率,损害出口增长。其对汇率的直接调控作用有限,预期管理效果更为突出。

  其次,重申中国扩大对外资开放的意愿及信心。2016年底,随着外汇管制手段的加强,有个别外商表示其利润在汇出境外的过程中遇阻,虽央行随即发表申明否认,但在年初跨境资本流动管理趋严的背景下,外国投资者投资信心仍受到一定影响,这与中央鼓励外资参与国内企业优化重组及国企混改的政策指导方向不符。近期,中央会议及下达文件屡次强调对外资的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首当其冲。此次央行取消外汇风险准备金,退出非常规外汇干预措施,确认人民币汇率及外汇储备警报的解除,有助于增强境外投资者信心。

  最后,重申人民币国际化的决心。汇率市场化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一步。取消外汇风险准备金制度是央行继续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必要举措,有助于中国向市场化的汇率形成机制继续转型。预期央行未来可能会采取更加灵活、市场化的汇率形成机制,进一步深化人民币国际化发展。

  三、未来人民币走势如何?

  多空势力博弈渐起将一改人民币单边升值压力,预计至2017年底人民币或将止涨企稳,双向波动加剧。2017年初在人民币升值预期下众多企业提前结汇止损,导致下半年需要美元头寸的企业将会有较为旺盛的远期购汇需求。短期内,外汇风险准备金的取消将会带来远期购汇的一定回弹,压低人民币升值预期。同时,2017年9月21日美联储FOMC会议点阵图显示,今年美联储可能还有一次加息,美元跌势或将收窄,人民币强势升值将被渐起的空头势力削弱。不过,人民币多头势力依旧,企业进行远期购汇的损失概率很高,远期购汇成本的下降仅将对汇率产生短时性的下跌冲击,难以形成趋势性贬值预期。而中国宏观经济走向稳固,资本外流压力缓解,助涨人民币汇率的国内基本面因素仍然强势。综上,预计年底人民币汇率止涨企稳,将维持在6.5左右。

  2018年,贸易顺差收窄和新型中性货币政策组合下,人民币强势升值预期有望扭转,升值之路可能终结。经济基本面和货币基本面仍是影响汇率走势的根本因素。一方面,人民币强势走高造成的出口下滑和进口上涨双重效益将削弱人民币升值基础。2017年中旬以来,强势人民币开始影响到出口市场,与中国主要出口市场PMI指数向好事实相悖。截至2017年8月底出口总额同比增速出现大幅度下降,当月美元计价的出口总额季调同比下降4.7个百分点至4%。进口方面,人民币走强压低进口产品价格,导致进口替代国产工业品步伐加快。预计短期内人民币升值对贸易顺差造成的双重挤压将会持续削弱人民币升值的基础。另一方面,今年七月以来境内银行流动性一直处在紧张状况,央行取消外汇风险准备金的同时取消了境外人民币业务参加行在境内代理行的存款准备金,难免为境内银行添加进一步流动性压力。金融机构降准呼声再起,在稳定汇率及外储的保障下,降准或将被提上日程。预计在未来,“降准加公开市场回笼”的新型中性货币政策组合有望扭转人民币升值预期,终结人民币强势升值之路,人民币汇率将保持基本稳态。

  (文/王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