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

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创新 > 理论研究与创新
理论研究与创新

为了历史的召唤

发布时间:2012-10-24 12:22:00    点击量:

  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将共同见证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中美俄三国评级机构共同发起成立一个新型国际评级组织“世界信用评级集团”,它的诞生标志着人类信用评级历史将翻开新的一页。

  世界信用评级集团是人类进入信用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的必然产物。

  近六十年来,在资本主义生产与消费矛盾的推动下,人类经历了一场世界范围内的信用革命,把人类社会推进到了信用经济发展阶段,其主要标志是:(一)信用社会化使信用关系成为社会成员间的基本经济关系,信用关系作为资本的组合形态融入并主导社会再生产全过程使其成为现代社会的经济基础;(二)社会化的信用关系是以评级为媒介建立起来的,评级的公正性决定着信用关系的质量,从而决定着社会再生产的可持续性,信用关系的经济基础地位及其与评级的高度依存关系赋予了评级对经济的主宰地位;(三)构建起了生产与信用、信用与评级两对基本矛盾,生产扩张的无限性要求信用(消费)规模增长满足其需要,生产与信用是信用经济顺周期的力量;作为信用一方主体的债务人的偿债能力是有限的,债权人要求评级客观描述出债务人的最大负债规模,信用与评级就成为信用经济逆周期的力量;信用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矛盾奠定了评级的历史地位,评级承担着经济社会安全发展责任。现代世界经济是建立在由一个个信用关系链接起来的国际信用体系基础之上的信用经济,评级是否公正决定着世界经济的前途。

  全球信用危机正是现存国际评级体系背离信用经济社会发展规律,向世界持续提供错误评级信息导致国际信用体系破坏的结果。现存国际评级体系主要存在五个方面的问题:

  1.维护最大债务国利益的鲜明评级立场使这个体系失去独立性。

  2.用严重政治化和意识形态化的评级标准衡量全球经济体的信用风险,向世界提供了扭曲的评级信息。

  3.国际社会对一个承担世界信用体系安全责任并由一个主权国家评级机构主导的国际评级体系没有任何监管与约束,而所在国政府也未履行管理责任,监管缺失使这个体系拥有超级权力,不断由世界承担其道德和标准错误导致的后果。

  4.竞争体制机制激励这个体系为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而把信用级别作为商品交易,使其完全不能承担起世界公共责任。

  5.世界最大债务国利用国际评级话语权,高估国际债务体系国家信用,低估国际债权体系国家信用,把债权国利益输送给债务国,导致世界经济发展不平衡。

  人类不可能通过改造现存国际评级体系使其承担起世界评级责任,主要理由是:

  1.现存国际评级体系是所属国经济体制的一个重要构成,其兴衰攸关国家核心利益,国际社会无法触动一个主权体制。

  2.所属国政府绝无可能主动改革现存评级体系。

  3.现存国际评级体系的主体缺乏对信用经济发展规律的认识, 缺乏改革的动力和正确方向。

  人类社会用承担错误评级导致的信用危机后果并付出巨大社会代价的方式得到了这样的共识:唯有构建一个体现信用经济和评级发展规律,代表人类社会共同利益,能够承担起世界评级责任的新型国际评级体系,人类社会安全发展才有保障。

  这就是历史的召唤。

  国际社会对完成这一历史使命的途径进行了理论与实践探索。

  理论成果主要表现为:

  1.体现独立性的非国家性、非政治性、非利益冲突性、非竞争性和公正性,是新型国际评级体系承担世界评级责任的首要前提。

  2.信用关系国际化形成了以债权债务组合的资本形态在全球的流动体系,需要用一致的评级标准科学揭示世界每一组信用关系的风险,实现全球范围内的投资风险比较,指引资本在全球的有效流动。

  3.信用关系国际化构建起了全球信用风险传导体系,一个国家或地区评级错误导致的信用风险极有可能酿成全局性危机;它需要通过双评级体制进行评级风险制衡。

  4.新型国际评级体系应该由三个部分构成,即评级机构、评级标准、评级监管。

  实践成果表现为三种实现途径的选择:

  1.推动各国评级结果互认。

  2.建立区域性评级组织。

  3.构建一个全球评级机构。

  显然,前两种设想不能成为代表整个人类社会利益的载体,不能满足资本在全球流动对评级信息一致性的需要,不能防止评级风险的传播,因而难以担当世界评级责任。于是,构建一个全球信用评级机构就成为历史的选择。

  为了历史的召唤,大公作为构建新型国际评级体系的首倡者与推动者,在近两年的时间里与三十多个国家的政要、评级机构和相关组织进行反复磋商,所有参与者都赞成加快改革国际评级体系,高度认可并愿意积极参与组建一个非主权性质的国际评级机构,使其成为代表人类社会共同利益和新型国际评级体系的载体。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美国伊根-琼斯评级公司、俄罗斯信用评级公司决定共同发起成立“世界信用评级集团”。

  世界信用评级集团的性质是:不代表任何国家和集团政治经济利益的非主权国际评级机构,它将由每个国家与评级无利益冲突的私人机构共同出资组建。

  世界信用评级集团的使命是:推动国际评级体系改革,构建一个能承担世界评级责任,保障人类社会安全发展的新型国际评级体系;建立统一的国际评级标准;推动建设一个独立的国际评级监管体系;向世界提供公正的评级信息。

  世界信用评级集团是一个公司制的经营实体,它将按照信用经济和评级发展规律要求,通过推动国际评级制度变革确定其市场地位和盈利模式。为履行世界评级责任建立全球双评级体制机制,参与国际所有评级事务是这个机构发展的基点。

  世界信用评级集团总部设在中国香港,计划用六个月时间完成组建,力争用五年时间实现四大发展目标:

  1.建立统一的国际评级标准。

  2.构建国际评级监管体系。

  3.建成全球市场服务体系。

  4.形成参与全球评级的能力。

  中美俄三国评级机构作为新型世界评级组织的首发起人,只是在尽一个评级专业机构和世界公民的责任,改革国际评级体系,构建一个保障人类社会安全发展的新型国际评级体系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需要国际社会的共同参与才能成功。我们衷心期待一切有识之士携起手来共同完成这一代表历史前进方向的伟大事业。

  世界信用评级集团作为登上国际舞台的新兴评级力量必然面临诸多挑战,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一作为人类发展信用经济付出沉重代价的认识和实践成果,作为惠及全人类的新生事物,必将在时代大潮的簇拥下,以波澜壮阔之势荡涤历史的尘埃,以得道多助之势成为历史召唤的担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