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基础设施进入评级时代

发布时间:2016-04-08 10:55:00    点击:

  大公全球基础设施信用评级方法的发布,标志着全球基础设施进入了评级时代。

  一直以来,因为全球基础设施评级方法的缺失,使其无法进入资本市场直接融资。全球金融危机后,国际社会将加大基础设施投资作为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重大举措,而仅仅依靠政府投资或政府背书下的传统融资模式,显然不能满足全球基础设施的巨大融资需求,于是,打开基础设施通向资本市场的大门,进行直接融资就成为世界的呼唤。基础设施运用信用评级向债权人提供债务人权威信用风险信息,就拥有了打开资本市场大门的钥匙。在这一背景下,创新全球基础设施评级方法就成为攸关基础设施投资和世界经济前景最具时代挑战意义的课题,大公勇敢地担当起了这一历史使命。

  大公全球基础设施评级方法具有以下特点:

  (1)充分体现了基础设施建设期和运营期信用风险形成因素的内在联系;

  (2)把基础设施建设对环境、生态、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影响作为评级重要因素;

  (3)把政府财政收入或基础设施项目盈利作为偿债来源的基石,按照其他偿债来源与财政收入或盈利的距离确定信用级别;

  (4)用信用工程学方法仿真模拟多种信用风险形成因素的运动状态,通过数亿次计算,优选出最佳评级结论;

  (5)满足债权人对债务人对总债务偿还能力,存量债务偿还能力,新增债务偿还能力信用风险信息的需要;

  (6)把建立项目内部信用管理体制机制,全程监控和披露信用风险作为重要评级因素;

  (7)评级结果具有全球一致性、可比性、流动性。

  大公全球基础设施评级方法是对基础设施信用风险形成规律的重大认识成果和引领全球基础设施进入评级时代的里程碑。

  评级时代要求人们重构信用评级思维方式:一是千万不要忘记2008年以整个人类社会承担危机灾难为代价所证明的西方错误评级已完全不能担当世界评级责任的历史教训;二是要坚信只有构建新型国际评级体系和使用一切评级创新成果才会有世界的评级未来;三是要学习评级知识,运用专业判断能力选择正确的评级;四是要充分认识评级对基础设施投融资的价值,用好评级。

  评级时代要求债务人把首先解决债务人与评级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尔后解决债务人与债权人之间的信息不对称,作为进入资本市场直接融资的必要条件。信用评级诞生百年以来,人们只关注了用评级解决债务人与债权人之间的信用信息不对称,而忽略了解决债务人与评级之间信用信息不对称对评级正确与否的根本作用,使信用评级走向了失败。大公全球基础设施评级方法吸取了这一历史教训,把建立项目内部信用管理体制机制,作为解决两个不对称的保障条件,信用管理状态对评级结果有很大影响。由于历史的原因,基础设施并没有满足评级需求的基础。因此,债务人必须重构内部信用风险管控和信息披露体制机制,通过适时披露评级需要的偿债风险信息,更加透明地向市场展示自身的债务偿还能力。

  评级时代要求债权人要学会如何在众多的评级中选择能真正揭示风险的评级。现实是,全世界的评级制度都是在鼓励信用级别竞争,从制度层面赋予债务人在市场中自由选择高信用级别的权力,由此导致评级和发行人双向造假,债权人对这种负激励背景下形成的评级信息难辩真伪。评级攸关债权人切身利益,债权人应该从维护自身利益出发,补上评级知识这一课,学会对评级进行评级,用评级自辩能力保障自己的利益。

  评级时代要求创新投融资模式。直接融资是生产与消费矛盾推动下产生的投融资模式,其本质是,仅靠当期创造的物质财富和间接投融资模式所形成的消费能力已完全不能满足生产不断扩张的需要,生产需要以工业化方式快速创造出新的社会信用消费能力。今天,这种趋势正在加剧。全球基础设施投融资模式创新的强大驱动力正是来自于世界经济对信用消费能力全面增长的需求。信用消费能力是由债权人与债务人构成的信用关系,组合信用关系的半径代表着所形成的信用资本的流动范围,范围越广则信用关系所形成的消费能力越强。全球基础设施评级方法的问世第一次有了可以实现跨国流动的评级信息,这就为在世界范围内配置信用资产,创新投融资模式提供了历史性机遇。比如,可以设计全球基础设施债券,使其成为能够跨国交易的新型投融资产品;可以设计更长期的投融资工具;可以运用互联网技术进行基础设施债券交易等。

  评级时代将构建起世界经济增长的新动力。信用评级→信用资本→世界经济,是信用经济客观存在的发展逻辑,其原理是,信用资本是一种以债权债务方式形成的社会流动性,这种在公开市场上组合的信用资本是通过信用评级向债权人揭示债务人偿债风险信息完成的,评级的品质决定着信用资本的状态和流向,信用资本因其消费能力的功能而成为影响世界经济的强大驱动力,信用评级则因对债权人与债务人组合信用资本的媒介作用而决定着世界经济的沉浮。遗憾的是,迄今为止,人类社会并没有真正认识这一信用经济内在规律,尽管因西方错误评级制造了2008年的全球信用危机。全球基础设施评级方法第一次使债权人与债务人在基础设施领域组合信用资本成为可能,信用评级引导全球资本流向基础设施这一领域所释放的结构性消费能力,无疑会形成世界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我们应当从信用评级为全球基础设施走出投融资困境及其激活新的消费能力对世界经济产生积极影响的视角,评价全球基础设施评级方法的时代意义。这是人类掌握信用经济和评级发展规律,运用新型评级理论创新评级模式的伟大实践,它将以推动全球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所形成的经济社会效应惠及全人类而永远载入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