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责任与发展价值观

发布时间:2014-05-20 10:50:00    点击:

  大公创立已经二十周年了。责任与发展是大公二十年历程的主旋律,是大公矢志不渝的价值观。那么,大公为什么要坚持这样一种价值观呢?

  对信用世界的正确认识是大公坚持责任与发展价值观的根本动因。

  人类已进入到信用经济社会发展阶段,其主要标志是,由债权人与债务人构成的信用关系已经社会化、全球化,并成为现代社会的经济基础。社会化的信用关系是以评级为媒介构建起来的,评级决定着信用关系的状态和经济基础的稳固,承担着重大社会责任。信用经济社会发展对评级的本质要求是:评级是以向社会提供公正信用信息履行公众责任而体现其价值存在的,是以履行公众责任为前提实现自身发展的,如果单纯强调自身发展必然会背弃公众责任,走向公众利益的反面。因此,责任与发展的统一是信用评级规律的内核。大公民族品牌国际化发展道路的选择完全源自于对评级责任与发展的认识。民族品牌国际化的要义是,承担起民族复兴赋予的评级责任,把中国人在评级领域创造的智慧贡献给世界。正是这样的价值观指引大公在发展战略制定和实施的全过程都要以历史需要和公众利益为根本,激励大公在历史的瞬间以超乎寻常的意志和智慧书写出了一个又一个闪耀着责任与发展光辉的历史传奇,才会在世界评级格局中出现一个超越传统的大公。

  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通过信用扩张形成社会消费能力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在这一过程中,债权债务关系将成为社会成员的基本经济关系,信用关系将成为国家的经济基础,信用社会化将使中国进入信用经济社会发展阶段并迈入信用发达国家行列,社会化的信用风险信息不对称将成为关乎国家经济基础稳固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主要矛盾。这一基本国情变化客观上需要有人探索中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模式,从理论和实践上提出相应解决方案。正是这样的价值观激励大公成为中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模式设计的先行者。于是,大公提出了“信用管理社会化、社会管理信用化”理念和以城市为中心的信用体系建设模式。

  全球信用危机引发了人类社会对危机产生原因的深入思考:西方错误评级是导致危机的根源;信用评级攸关人类社会安全发展,西方垄断的国际评级体系不能承担世界评级责任;人类必须构建新型国际评级体系。改革国际评级体系已成为当代世界最为一致的主流思潮和历史召唤,客观上需要有人率先担当这一重大历史责任。正是这样的价值观激励大公成为改革国际评级体系的首倡者和推动者。于是,大公进行了改革国际评级体系思想理论和实践创新,发起建立了代表人类社会共同利益,以构建新型国际评级体系为目标的世界信用评级集团。

  实践证明信用评级与人类社会安全发展息息相关,但是,人类已有的成果并没有给出理论上的答案,如果不解决人类信用经济社会发展所面临的这一重大理论课题,就无法避免评级导致的世界信用危机,客观上需要有人探索信用经济发展规律,发现评级在信用经济社会进程中的历史方位,找到研究评级规律的起点,准确定义评级责任。正是这样的价值观激励大公开始探索信用经济发展规律。于是,大公第一次做出了人类已进入信用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的重要论断,发现了生产与信用、信用与评级是推动信用经济社会发展的两对矛盾,前者是信用经济顺周期力量,后者是信用经济逆周期力量,评级通过揭示债务数量安全边界担当逆周期力量责任,从而找到了评级的历史方位。

  在知道了为什么要评级之后,需要解决如何去评级的问题,而西方的做法又是错误的,客观上需要有人找到信用评级规律,开辟正确的评级之路,引领评级的前进方向。正是这样的价值观激励大公研究现实信用风险形成规律,自主创新信用评级思想理论。于是,大公创作了人类百年评级史上第一部信用评级原理,构建起了第一个完整的评级思想方法体系,发明了以财富创造能力为基石的偿债来源偏离度评级理论。这一理论创新第一次使评级找到了根,有了魂。

  西方评级思想占据国际评级领域主导地位,人类在谴责其错误评级的同时,更需要了解导致其错误的根源,唯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阻止错误评级再次制造人类信用灾难,客观上需要有人系统研究西方评级思想,给出权威解答。正是这样的价值观激励大公开展了史上第一次对西方评级思想的大规模系统研究。于是,大公发现了违约率是西方核心评级思想,它是一种验证评级的方法,而不是评级方法,把其作为核心评级价值观必然得出与实际完全相反的评级结论;揭示了主权评级上限论的错误理念,西方评级把中央政府的信用等级作为该国所有债务人信用级别的上限,而这两者完全没有内在联系,这一广为应用的评级方法制造的都是评级错误。西方评级思想研究是对人类百年评级实践成果的系统理论总结,对信用评级实践具有积极借鉴意义。

  改革国际评级体系是对现存评级体系进行全方位调整的过程,而传统思维方式则阻碍着人们的正确实践,客观上需要有人厘清这方面的认识。正是这样的价值观激励大公第一次揭示了信用评级的本质需求。于是,形成了如下思想创新成果:

  (1)评级是一个以承担公众责任为前提的特殊市场主体,把一般市场竞争原则引入评级必然导致信用级别竞争而违背公众利益;

  (2)债权人与债务人的基本关系准则是,债权人通过评级识别债务人信用风险,债权人天然具有评级话语权,若债务人掌握评级权力是对债权债务关系准则的颠倒,必然使评级成为向债务人输送利益的工具;

  (3)评级机构是通过向市场提供公正评级信息履行公众责任的,而起决定性作用的则是其是否具有独创的评级思想理论体系及其标准制定能力,这是对评级机构进行“评级”的唯一正确标准。

  建设亚洲信用体系是国家要求大公承担的一项国际公益事业,通过亚洲信用体系建设实现本地区信用信息的互联互通,奠定推动资本互联互通的基础,有利于驱动亚洲经济增长。这是构建亚洲经济增长新动力的新思维,客观上要求有能力的专业机构为此付出努力。正是这样的价值观激励大公从大局出发,在没有任何现实利益的情况下毅然决然地担当起了这一重大国际责任。

  在世界经济结构中,亚洲处于债权经济体中心位置,欧洲则是一个债务经济体,全球信用危机之后亚洲的资本供给和欧洲的资本需求地位更加显著,客观上需要通过构建欧亚信用评级体系架设起两大洲资本流动的新桥梁。正是这样的价值观激励大公直接在欧洲和亚洲开设分支机构,并通过多种方式推动人们形成共识,早日完成这一具有世界意义的宏伟构想。

  构建一个保障人类社会安全发展的新型国际评级体系的最大障碍是,信用知识体系的空白和信用教育缺失使人们难以解除西方评级意识形态的束缚,难以统一改革思想,难以迅速行动起来。人类信用经济社会发展实践对信用教育的巨大需求,客观上要求创新一个有效解决方案。正是这样的价值观激励大公联合北大、人大、天财等二十多所大学发起成立旨在构建信用知识体系,传播信用知识的信用教育联盟。这一伟大创举将对人类信用经济社会产生深远影响。

  大公是以强烈的使命感,带着评级新思想、新理论登上国际评级舞台的,在整个人类都在思考如何摆脱被西方评级霸权阴霾笼罩的关键时刻,大公的价值观成为凝聚国际改革力量,改变世界评级格局的有力思想武器,大公已登上国际评级舞台,成为世界的期待,客观上要求大公迅速形成担当历史责任的强大实力。正是这样的价值观激励大公以只争朝夕的精神设计了未来五年发展目标,那就是在大公成立二十五周年的时候,把大公建设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评级机构,为此,要全面构建大公核心竞争力。

  二十年来,坚持责任与发展价值观带给世界的是,认识信用世界全新的评级思想理论和体现客观规律维护人类社会根本利益的实践成果,大公的坚持顺应了改变阻碍人类信用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旧制度的历史需要,大公的坚持点燃的思想星火正在成为变革评级世界的燎原之势,大公的坚持具有了世界意义。

  二十年来,坚持责任与发展价值观带给大公的是,具有灵魂的价值追求和不竭的创新发展原动力,大公的坚持使自己找到了一条顺应历史潮流的超常规崛起之路,大公的坚持使自己获得了广阔市场空间,大公的坚持使自己成为世界一颗耀眼的新星。

  在已经被实践证明现存评级制度是人类利益破坏力量的历史背景下,需要有人率先承担除旧布新的历史责任,大公是一支拥有远大发展理想的新兴评级力量,需要有能够承载其梦想的历史时势,坚持责任与发展价值观实现了社会责任与大公发展的统一,使大公崛起成为历史的选择。

  作为对大公诞生二十周年的最好纪念就是,总结坚持责任与发展价值观的历史经验,坚定继续履行这一价值观的信念,丰富这一价值观的内容,让这一价值观引领大公崛起于世界的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