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评级与世界经济

发布时间:2015-10-23 10:48:00    点击:

  我们从信用评级的视角看世界经济会得出超越传统的结论。

  一、信用评级与世界经济的内在联系

  信用评级→信用关系→信用消费→信用生产,是现代世界经济的内在运动规律,评级通过对信用关系的影响而对信用消费和信用生产发挥决定性作用。

  信用关系是由债权人与债务人组合而成的资本,或称作信用资本,亦可称信用资源,信用关系的总和是社会信用体系,信用体系则是社会再生产赖以发展的资金流动系统,就是人们熟知的社会流动性。信用关系,或者说债权债务关系是当代社会流动性形成的最主要方式,它是人类进入信用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的推动力和标志,建立其上的世界经济已经是完全意义上的信用经济了。

  信用关系是在社会或世界范围内进行债权债务组合的结果,这种区别于传统的工业化方式产生的信用关系将社会资本汇集成强大的信用资本流动体系加入社会再生产,为世界经济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基于专业的局限性和投资决策的效率要求,债权人需要信用评级提供债务人的信用风险,于是,评级就成为信用关系的媒介,这是以工业化方式组合信用关系赋予评级的特殊权力和责任。评级的状态决定着信用关系的状态。

  信用消费是以信用关系为基础的消费,是通过借贷形成的消费能力,而传统的消费能力是以当期的财富创造能力构建起来的。信用关系的状态决定着信用消费的状态。

  信用生产是以信用关系为基础的生产,是以信用资本为流动性的加工行为,它不仅直接受到作为流动性的信用关系的影响,而且还受到信用消费对最终产品的影响。信用消费的状态决定着信用生产的状态。

  信用评级对世界经济的决定性作用是一种客观存在,它不是被人们主动认识,而是通过危机的方式揭示了它的存在。

  二、西方错误评级导致世界经济衰退

  按照评级与世界经济的内在逻辑,我们很容易发现,西方错误评级是导致世界经济衰退的根源。

  现代世界经济是以信用关系为基础的生产与消费的运动过程,消费对生产具有决定性作用。传统的消费能力是由当期创造的现实物质财富形成的,现代消费能力则是由信用关系或负债形成的,是一种信用消费能力,或者说是一种背离现实物质财富,以未来可能创造的财富为支撑的消费能力,这种消费能力的状态取决于信用关系的可持续性。

  2008年的全球信用危机本质上是以西方错误评级为支撑的泡沫化信用关系破灭的危机,也可以称作债务危机。信用关系有三种形态,第一种是以现实物质财富为支撑的信用关系;第二种是以未来可能创造的财富为支撑的信用关系;第三种是既无现实又无未来财富为支撑的信用关系,这是一种虚拟信用关系。第三种信用关系的泡沫化程度最高,这种信用关系是通过评级捏造出来的,它的呈现形式是结构融资产品。西方结构融资的评级方法是,把违约率作为违约概率,以违约概率作为未来信用风险的刻度,把不同评级对象的违约概率进行结构化组合后,形成一个理想的违约率,以此推测损失率和回报率。实质上,结构融资就是进行违约率组合的游戏。违约率是一种验证评级的方法,而不是评级方法,不具有揭示未来信用风险的方法论意义,这种对偿债来源分析缺失的评级方法推导出的评级结论一定是错误的。2008年美欧结构融资产品的债务规模已达142014亿美元,占其债券总量的25.6%[1],由这种虚拟信用关系构成的消费能力最先遭受到危机的破坏。

  西方发达国家一直以超过自身真实偿债能力的巨额负债形成的信用消费能力扮演着世界经济火车头的角色,这个地位是通过西方评级获取的。统计数据显示,2007年,排在世界前15位净债务国依次是美国、西班牙、意大利、澳大利亚、巴西、墨西哥、英国、希腊、土耳其、波兰、法国、葡萄牙、韩国、加拿大、印度尼西亚,其中发达国家10个,发展中国家5个,这10个发达国家中有6个国家获得AAA级别,有2个国家获得AA级,其余2个获得A级,依据高信用等级他们占有国际信用资源(全球外债总额)的58.6%[2],2008年后其中的5个国家深陷债务危机。2014年,这10个发达国家的净外债总额比2007年增加了115.5%,占全球外债总额的60.7%,依然拥有国际信用资源优势。2000-2007的8年间,世界经济年均增速为4.85%;2008-2014的7年间,世界经济年均增速为3.16%,比危机前8年下降了1.69%,根本原因是,泡沫化信用关系破灭引发虚拟信用消费能力骤降,而西方错误评级则是始作俑者。

  以上实证分析揭示了,评级对信用关系作用的实质是通过分配信用资源(债务)构建信用消费能力,并通过信用消费能力发挥对世界经济的根本影响力。

  三、重构国际评级体系才能推动世界经济复苏

  今天的世界经济已经是一个以信用关系全球化为基础的信用经济,它的本质要求是,通过公正的评级,在世界范围内进行信用资源(由信用关系构建起来的信用资本)的合理分配,把信用资源配置给真实财富创造能力强且有真实偿债能力的经济体,形成可持续信用关系支撑的信用消费能力。

  显然,信用危机证明现存国际评级体系难以承担世界经济所要求的评级责任,重构国际评级体系是处于风雨飘摇中的世界经济发出的强烈历史呼唤。

  2008年后的世界经济一直处于危机之中,这场危机将经历四个发展阶段,债务危机→货币危机→经济危机→全面危机,现在进入了货币危机阶段,这是因国际社会推动世界经济变革的最主要手段还是运用信用扩张阻止虚拟信用消费能力衰退所致,印钞正是这最后的一搏。拥有国际储备货币发行权的重债务国依然是危机进程中的主要角色。谁都知道,通过印钞方式挽救信用危机无疑于饮鸩止渴,绝不可能给世界经济带来希望。

  建立一个代表人类社会共同利益,能够承担世界评级责任的新型国际评级体系,通过公正评级合理分配世界信用资源,实现信用关系与财富创造能力、偿债来源与债务负担、信用关系与信用消费能力、信用消费能力与信用生产的可持续平衡,才是世界经济前行的唯一正确选择。

  2013年由中美俄三国评级机构发起成立的世界信用评级集团正是这一历史呼唤的担当者。

  世界经济复苏与可持续发展取决于世界消费能力有质量的增长。值得注意的是,“一带一路”、全球基础设施建设、全球自贸区形成,将是世界新兴消费能力增长的战略性布局,这是世界经济的希望所在。总结汲取西方错误评级破坏世界经济健康发展的经验教训,认识并遵循信用经济发展规律,重构国际评级体系与建设世界新兴消费能力并举,才能阻止不负责任的信用扩张,避免错误评级再一次将世界经济推入危机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