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

当前位置: 首页 > 研究报告 > 专题研究
专题研究

一带一路国家基础设施发展潜力评价体系研究

发布时间:2018-07-17 12:19:07    点击量:

  “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以来,跨国基础设施建设领域蓬勃发展,大批交通、能源、公用事业等领域的跨国合作项目加速提上日程。

  “一带一路”国家基础设施发展指数,是国际基础设施投资与建设领域的第一个综合发展指数,致力于为中国“走出去”企业和全球投资、承建、运营商参与跨国基础设施项目提供决策参考,帮助相关方把握趋势、发现机遇、规避风险。其中发展潜力指数用来衡量一国基础设施发展的长期驱动力。

  一、发展潜力评价指标

  发展潜力指数下设市场需求和生产要素资源两个二级指标。市场需求考察国内人均基础设施保有量、经济发展水平和国际交往状况对基础设施发展的需要。生产要素资源考察跨国基建项目中土地、原材料、人力、资金等要素资源的供给情况。

  该指标从供给和需求两方面来考察某国基础设施发展潜力。市场需求作为拉动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因素,由内部需求和外部需求构成。内部需求是指一国因人口增长与产业发展等内部因素对基础设施建设提出的要求;外部需求体现了在对外经济交往中其他国家主体对于该国基础设施的使用需求,在内部需求和外部需求的共同作用下,形成了一国基础设施的潜在需求。供给是影响一国基础设施建设的另一重要因素,一般而言,基础设施建设所需的土地、原材料、人力、资金等投入,其成本由该国的资源禀赋决定,即自然资源、人力资源与金融资源,资源越丰富,成本越低,开展跨国基础设施建设的潜力越大。

表1 发展潜力指数评价指标

  发展潜力市场需求可以衡量一国基础设施潜在缺口和发展空间,由内部需求和外部需求构成。内部需求是指一国因人口增长与产业发展等内部因素对基础设施建设提出的要求;外部需求体现了在对外经济交往中其他国家主体对于该国基础设施的使用需求。

  资源禀赋资源禀赋作为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支撑,直接影响基础设施建设所需成本。一国资源禀赋可以通过自然资源、人力资源与金融资源等方面来衡量。

  二、发展潜力指数表现

图1 “一带一路”国家基础设施发展潜力二级、三级指标

  2017年“一带一路”国家发展潜力指数略微上升,从上年的99.9提高至100.3。从指标表现来看,受到经济规模及增长速度和外部需求上升的影响,“一带一路”国家市场需求指数较2016年呈现小幅上涨,从而拉动了发展潜力指数的上升,而影响生产要素的自然资源保有量与人力资源保有量指标较上年变动并不明显。

  在各个地区中,西亚和独联体对经济规模及增速的影响最大,直接带动“一带一路”国家该指标的上涨。在西亚地区的所有国家中,伊拉克、伊朗以及也门三国经济增速急剧上升,拉高了该区域的整体增速。在独联体国家中,乌克兰经济规模及增速的贡献度位于首位。

  对于外部需求指标,大部分地区都呈现上升趋势,进而拉动“一带一路”国家的外部需求指标总体上升,其中西亚和中东欧两个区域上升幅度最大。在西亚国家中,也门和塞浦路斯两国外部需求上升幅度居于前列。在中东欧地区内,罗马尼亚、黑山和克罗地亚三国的外部需求均出现大幅上升。位于南亚的印度和位于东盟的泰国的外部需求指标也位于各地区之首。

图2“一带一路”国家市场需求贡献度TOP10

  三、一带一路国家发展潜力特点

  “一带一路”国家发展潜力指数整体平稳上升,东盟、葡语国家市场需求最为强劲,中亚、西亚需求偏弱。从资源要素看,“一带一路”国家以其充足的生产要素资源和人力资源对国内外投资者和建设者具有较强的吸引力。

表3.3“一带一路”国家发展潜力指数TOP10

  (一)“一带一路”国家基础设施需求旺盛

  总体看来,大部分“一带一路”国家为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快,国际经济活动日益频繁,但基础设施普遍比较落后,人均保有量低,各国对基础设施的改进和升级具有强烈的需求。东盟、南亚地区部分国家正在吸引国际制造业的转移,随之而来的是产业升级和城市化进程加快,电力、交通等行业基础设施的供给产生巨大缺口。过去十年间,“一带一路”国家间的投资、贸易、旅游等跨国经济活动日益活跃也对基础设施发展提出新需求。

图3.5 区域人均基础设施产值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BMI,研究团队整理

  (二)多数“一带一路”国家基建资源优越,人力资源充足

  生产要素资源作为影响供给的重要因素,直接影响基础设施的建设成本。从生产要素资源来看,“一带一路”国家钢材、水泥等建材供应充足,其中,越南是世界第五大水泥生产国,印度是第四大钢铁生产国,能够满足国内建筑物资需求。充足的人力资源和较低的劳动力价格也是基础设施快速发展的必要条件,2015年印度尼西亚平均工资282美元/月,柬埔寨的平均工资为207美元/月,远低于全球平均水平1480美元/月(国际劳工组织(ILO)2014~2015全球工资报告www.ilo.org)。巴西作为“金砖四国”之一,经济规模、资源和市场容量较大,人力资源丰富,未来发展空间广阔。

  (三)“一带一路”国家不同地区间发展潜力差异明显

  “一带一路”国家对于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不同,加之生产要素资源水平呈现明显差异,不同地区间发展潜力差别很大(参见图3.6)。2017年的发展潜力指数显示,越南、印度尼西亚、印度、马来西亚等部分东盟、南亚国家经济增长快,同时具有基础设施建设要素优势,发展潜力强劲,发展空间巨大。相比之下,西亚、中亚部分国家,经济发展较慢,生产要素资源匮乏,制约其基础设施的发展。(文/齐稚平)

图3.6“一带一路”国家市场需求和生产要素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