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

当前位置: 首页 > 研究报告 > 专题研究
专题研究

银行理财何时破局“刚兑”——浅谈银信类业务“刚性兑付”现象

发布时间:2018-04-10 10:47:09    点击量:

  新年伊始,招商银行销售的一款存续期为“3+1”的10亿元规模理财产品被曝已过兑付期限仍未实现兑付。招行在零售银行方面的市场影响力很大,因而引起市场多方关注。

  长期以来,在投资者眼里银行理财一直是“刚性兑付”的投资产品,投资者普遍相信即使理财产品出现风险,商业银行也会“兜底”。实际上,商业银行在理财产品价值链中起到的作用至多是作为托管人审核资金管理人和资金募集方的基本资质,无法掌握募集资金投资运作,所承担的责任就更为有限。

  一、银行理财产品“刚兑”现象

  银行为其发行的理财产品“刚兑”的现象由来已久。一方面,银行内部为了能够实现“刚兑”常用的操作方法是让理财产品滚动发行并在不同产品之间进行交易,以最大程度实现资金在体系内的沉淀;另一方面,银行理财产品利益链条中,商业银行托管的资金投资管理方在行业内部往往存在“刚兑”的潜规则,间接造成银行理财产品的“刚兑”现象。

  就如银行理财产品投资时青睐的信托计划,对应信托公司在发生兑付危机时,多通过“募新还旧”展期兑付、利用自有资金受让资产进行流动性支持等方式为信托计划续命。但这些方式往往隐藏着“刚兑”的危害,加大了行业内金融机构经营负担的同时更不利于行业健康发展。

  二、“刚兑”的危害

  尽管从短期来看,“刚性兑付”在表面上保障了处于弱势地位的投资者利益,使得像信托这样的行业在其护航下实现资产规模的突飞猛进,但从长期来看其违背市场的收益机制会造成资金不合理配置,对优质项目形成挤出效应。

  一方面,“刚性兑付”将理财产品贴上“高收益、低风险”的标签。而对任何一项金融产品来说,其定价内涵都来自于风险收益平衡机制:高风险高收益,低风险低收益。“高收益、低风险甚至零风险”严重违背市场机制,会引发资金在不同市场之间的不合理配置与流通,导致商业银行存款流失,股票、债券以及保险市场资金被挤出。

  另一方面,“刚兑”使很多理财产品背后的信托公司寻找高风险项目,易造成优质项目被挤出。“刚兑”相当于信托公司给投资者提供“隐性担保”:承诺对方预期收益率,投资收益按预期收益率而非实际收益进行给付,因此其需要从融资方收取额外的风险补偿,造成融资方的融资成本较高。因此这就促使这些公司寻求能支付较高融资费用的企业,为其提供融资,但往往有能力支付高融资费用的企业和其所在行业大都具有风险高、资质差的特点。在这样的竞争环境下,优质的投融资项目可能会因为收益回收期长、收益相对较低而不能得到融资,或者融资成本进一步上升,造成优质项目被挤出。

  最后,“刚性兑付”的存在使信托公司在整个信托运作中实际提供了信用,信托公司在此过程中获得高于正常信托管理费和业绩报酬的额外收益,这实际上是将信托关系异化为存贷关系。一些企业因不满足银行放贷条件转向信托公司进行融资。从原理上来说,信托计划的风险与信托公司是隔离开来的,但是“刚性兑付”却使得信托公司成为投资者与融资方之间的信用中介,导致交易对手的风险通过“刚兑”转移到信托公司身上,由信托公司赔偿投资者损失,加重了信托公司的经营压力。

  如何打破金融行业“刚兑”的魔咒呢?我们需要先了解金融机构发生“刚兑”的原因。

  三、“刚兑”的成因

  导致行业内公司面临兑付危机而最终只能“刚性兑付”的原因有很多。

  首先,为在激烈的同业和外部竞争中胜出,银行扩增自己的信贷业务渠道成了必然,这其中理财业务因其原本在监管中受限较少而备受银行的青睐。银行的理财产品本质上是银行让渡部分利差收入,把自身发放的贷款卖给理财客户,客户从中获得高于存款利率的收益;银行这部分理财产品只要满足一定条件能划为资产负债表外(“表外”)业务,不占用自身的信贷额度,同时又赚取了部分利息收入。而为了稳固该渠道,存在一些商业银行在理财产品的销售中普遍存在误导,强调高收益而缺乏对产品风险提示,往往向投资者暗示银行会为产品的收益“兜底儿”,很多投资者被这样的营销话术迷惑,更愿意购买这类产品。银行理财中的一部分逐渐异化成了“高息揽储”,银行理财产品的“刚性兑付”也形成了投资者的固有印象。

  同时,投资者缺乏基本的金融素养与一直以来实行“刚性兑付”的现象,间接造成基金、信托行业的实际监管中将“刚兑”作为隐性要求。我国投资者未经过长期资本市场的洗礼,特定语境下无法理解风险和收益之间的关系,一直以来的“刚性兑付”现象又使投资者形成了固有印象,一旦某个理财产品背后的信托产品不实行“刚兑”而导致投资者遭受损失,就极有可能造成他们对整个行业的预期下降。如果升级成恐慌,就有可能出现资金大量离场。如此一来,某几个理财产品的违约有可能演变成银行、基金、信托行业的危机。在发生“兑付危机”时,尽管信托法规中明确规定禁止保底承诺,但为了维护投资者的利益和行业的稳定,在实际监管中监管部门不得不将信托公司能否如期兑付作为自身监管评价的重要指标,“刚性兑付”成为了监管的隐性要求。

  最后,银行理财产品因长期“刚性兑付”而逐渐形成的机制阻碍了进一步破局。很多时候,融资方的经营风险、信用风险等因素导致信托计划出现流动性风险,由此产生的风险损失在法律层面应当由投资者自行承担,但是如前文所述,“刚兑”给投资者提供了“隐性担保”,因此其从融资方收取额外的风险补偿。从这一层面上来说,信托公司如果不进行“刚性兑付”就会 “不劳而获”得到溢价,从这个角度来说信托公司有部分责任实行“刚性兑付”。

  四、近期监管动作有助“刚兑”破局

  从监管层面来看,2014年银监会明确了银信业务中的“银信理财合作业务”属于“跨业通道业务”,这类业务由委托人(“银信理财”的目标客户)实质性承担业务活动中所产生一系列风险。银监会在2017年12月22日发布的《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进一步明确了银信类业务的范围并规范了银信类业务中商业银行和信托公司的各项行为。

  事实上,受监管“去通道”、“限错配”等要求的影响,银信理财等业务在各类机构内部也发生着或明显或微妙的变化。银行理财产品破局“刚兑”指日可待。

  首先是银信通道业务将逐渐收缩。资管新规和55号文进一步封堵银信通道业务,预计在一行三会协同监管的政策高压下,信托被动管理业务中的银信通道业务将逐渐收缩。

  其次,期限错配被禁止或造成部分融资类业务的报酬率收窄。90%以上的银行理财为1年期以内(含1年)的短期理财产品,而信托贷款或信托受益权类非标资产的久期大部分是1年期或1年期以上。禁止期限错配则意味着大部分短期银行理财无法对接信托产品。信托公司弥补短期理财资金缺口将造成部分融资类业务利率成本提升,或许会造成部分融资类业务信托报酬率收窄。

  最后,有行业内相关人士认为,银行理财的定位可能在未来越来越倾向于与公募基金对标,而在公募基金行业内一直不存在“刚性兑付”的潜规则,也几乎不存在“刚性兑付”的情况。但目前也有不同的声音出现,接近监管层的人士认为,将除公募基金之外的资管产品纳入信托的法律框架下,完善相关法律也可能成为一种方法。而在这种情况下,相关专业人士认为,打破“刚兑”则仍需进一步需将机构监管与功能监管相结合,对于业务实质相同的不同资管产品,应适用统一的监管要求。(文/温思汀)